墨家

墨家

墨家

有哪些关于墨家的故事设定?

玛德西亚 发布于 2018-04-26 00:52

我写了一个叫华胥国的架空设定,就是墨家掌权之后的情形。 墨家在千年之后重新登上历史舞台,掌握政权之后,采取了比以往无数封建王朝更严密高效的政治体制。 华胥国立国的根本是建立在严谨的算法之上的,每个人他首先属于国家系统,然后才属于他个人,在华胥国,算数和格物是显学。 天子不仅仅是天子,还是整个帝国系统意志的执行者和维护者...

杨焱 回复了帖子关注(0)回复(2)阅读(102) 贡献

条新动态, 点击查看
谢邀
说实话,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找不到出处,从字面意思还有音乐剧本了解,我真想po一段我们自己演过的舞台剧
这都什么gui?
首先墨家代表的群体是什么:手工商业者,小商业主体,另外就是广大的底层百姓。
墨家的墨者多在各国做高官,每年要向组织贡献俸禄。
墨家因... 显示全部 »
谢邀
说实话,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找不到出处,从字面意思还有音乐剧本了解,我真想po一段我们自己演过的舞台剧
这都什么gui?
首先墨家代表的群体是什么:手工商业者,小商业主体,另外就是广大的底层百姓。
墨家的墨者多在各国做高官,每年要向组织贡献俸禄。
墨家因为主张节用,且墨者多穿粗布麻衣,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不做多余的享受,去无用之费。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心中都有理想,兴天下之利,天下尚未安定,百姓都还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他们是不会去享受的。
所以并不是说墨家没有钱买不起衣服·····
这很尴尬,长期以来,大家都觉得墨子是草根,受儒家的荼毒太深,历史上的墨家根本不缺钱。
如果缺钱他们能去研究各种机关,机械,力学,光学么,缺钱能去造各种守城器械么。墨家可不是
耍嘴炮,而是具备真正的军事实力的。
时间有限,只能回答你这么多,有兴趣可以私下交流
荐读 | 因毁灭而高贵——墨家的消亡便是华夏精神的堕落
2016-10-08 京博国学

先秦诸子百家,影响最大的要数儒、墨、道、法四家。现在我们知道,儒、法、道对中国的历史影响巨大,一直延续到今天。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 显示全部 »
荐读 | 因毁灭而高贵——墨家的消亡便是华夏精神的堕落
2016-10-08 京博国学

先秦诸子百家,影响最大的要数儒、墨、道、法四家。现在我们知道,儒、法、道对中国的历史影响巨大,一直延续到今天。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作为一种组织,都烟消云散,堙没在历史长河中。为什么会这样?

先秦诸子百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要数儒、墨、道、法四家。但自秦汉大一统帝国形成之后,它们的命运开始分化:儒家成了中华文化的正统和主流;法家虽在舆论上不大受好评,但实际上主宰了两千年来专制朝廷的庙堂政治;与法家相反,道家则占据了民间社会的广阔天地,成为幽人隐士的精神家园。
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作为一种组织,都烟消云散,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我们现在还能从文本上大致了解墨家的思想体系,但它已经只是一块思想化石,它在现实生活中已完全没有影响力。——甚至即便是文本上的《墨子》,《汉书·艺文志》记载尚有七十一篇,但现在只留下五十三篇,而且这五十三篇亦是幸亏葛洪把墨子写进《神仙传》,使《墨子》得以托庇于《道藏》而留存于世。
为什么墨家下场如此悲凉?是墨家思想不够高明么?应该不是。墨家思想体系充满了伟大的人道主义色彩与科学精神,即便以现在的眼光看,它依然是那么熠熠生辉。可见,历史留下的未必尽是精华,淘汰的也未必尽是垃圾。
历史的逻辑未必是合理的,但不合理的又未必是不能解释的。作为一个长期而普遍的历史事实,墨家的消亡大概也并非偶然的命运安排。只是,原因是什么?
墨家与儒、道、法三家有一点差别,那就是它不仅有一套学说,还有自己的组织。这方面它与晚起的作为宗教的道教和东汉以后传入中国的佛教相类,胡适先生甚至直接把墨家视为一种宗教,所以我们不妨拿墨家与释道二教来做比较。
就外因看,百家既罢、儒术独尊的历史环境可能是墨家消亡的重要原因,但同样不能居庙堂之高的道教(个别时期除外)却没有像墨家一样消亡,反而在民间发扬光大,并深深影响了中华民族的底层民俗文化。
除开外因,墨家消亡大约有其内在的因由:一个人要想成为墨家的忠实信徒,就必须有强烈的牺牲精神和献身精神,“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必须能忍受生活上的艰苦,“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而不能像孔夫子那样“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必须怀有对众人的博爱之心,而不能讲私人感情……墨家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高尚的人、纯粹的人。
所以,《庄子·天下》批评墨家说:“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矣!”不过,即便如此,《庄子·天下》还是感叹说:“墨子真天下之好也。”
相比之下,做道教门徒似乎要幸福得多。道教的修行目标不是来世往生极乐世界,而是今世就要长生不老,成为仙人。所以,道教,尤其是历史悠久的正一道,并没有太多禁欲方面的规定,房中术甚至还是一种仙家秘术。
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固然是墨家不易为人接受的重要原因,但这一点尚不足以解释一切,因为在禁欲主义方面比墨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佛教,自传入中华以后,一直香火不绝,至今依然是中国的第一大宗教,所谓“天下名山僧占多”。
为什么墨家、佛教同样主张禁欲,而两者命运迥异?这可以从两者的不同之处找到答案:墨家只是一种世俗学说,而佛教是一种出世的宗教。作为出世的宗教,佛教能为信徒提供一套灵魂救赎的法门,让他们在禁欲的同时能享受心灵的满足,从而把所有的苦难都视为通往幸福彼岸的舟筏。正由于有这种“心灵鸡汤”,虔诚的佛门弟子可以忽略形而下的艰苦,去追求形而上的禅悦。
而墨家的理论体系本质上是世俗化的:兼爱、非攻、尚贤、尚同、非命、非乐、节用、节葬……这些都是纯粹俗世的学说。墨家思想中唯一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观点是相信鬼神并以此劝善,但这不足以改变整个墨家思想体系的高度世俗化色彩,不足以成为墨家门徒灵魂信仰的基础。而如果不以坚定的信仰为基础,禁欲的生活、无私的行为就不会有普遍而长久的吸引力。
总而言之,一种学问要想成为广被接受的显学,总得有某种足以吸引信徒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是形而下的物质动机,也可以是形而上的精神慰藉。而墨家恰好这两方面的东西都无法提供,最后只能“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墨家如要长存,必得把世俗主义与禁欲主义二者舍去其一,以世俗主义搭配功利主义(如同大多数世俗学说),或以禁欲主义搭配神秘主义(如同大多数宗教学说),庶几方可免于沦亡。
除此之外,墨家还有一个不得不消亡的理由:在大一统的专制君主治下,一个内部有着严明纪律的世俗化组织必然会让朝廷产生极大的戒心。虽然墨家可能只有一腔热血,没有政治野心,但专制君主最怕的恰恰不是贪婪的小人,而是有政治动员能力的圣贤君子。所以,汉高祖坐稳了江山后,丞相萧何的门客劝萧“多买田地,贱贳貣以自污”,这样皇上才会安心。萧何听了劝告,于是低价强买老百姓的房子田地,结果高祖果然龙颜大悦。假如萧丞相像墨子一样想着“摩顶放踵利天下”,说不定未央宫里又要多一个无头之鬼。
对于君主而言,可怕的不是有造反的野心,而是有造反的能力。所以宋太祖要“杯酒释兵权”,让老部下都去做富家翁。专制君主对一切世俗组织都必然心怀警惕,“结党营私”之所以是一个很重的罪名,关键不在于“营私”而在于“结党”。“结党营私”固然不可,“结党营公”就更加显得别有用心。
所以,作为组织的墨家必然只能存在于列国时代,那时还没有形成四海为家的大一统,列国君主面临的最大危险是身边的敌国,对自己治下的百姓自要松弛许多。而且,像墨子这类人可以周游列国,亦不致成为某一国君主的忌讳。一旦“六王毕,四海一”,君主就势必以臣民为敌,不但墨家这类的组织不可能继续存在,甚至秉承了一些墨家思想,以除暴安良为己任的游侠亦因“以武犯禁”而为朝廷所不容。
而释、道二教虽有组织,但因其强烈的出世倾向而稍可见容于世。释、道二教不似基督教,它们一方面有遁世色彩,另一方面却又教人顺从世俗政权,即便世俗统治残暴无道,臣民也应逆来顺受。而且,在传教上,“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使释、道二教高度依赖世俗政权的支持。正由于释、道二教没有什么威胁性,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安邦定国,所以才不致像墨家一样过早衰亡。
毋庸置疑,墨家是个有着崇高理想的学派,这个理想,便是公天下、兼爱天下。面对理想又该如何作为?墨家的宗旨是:“口言之,身必行之”,因此,墨家又是一个有着强烈社会实践精神的学派。正是因为这种实践自己社会理想的需要,才使得墨家在先秦众多流派中,成为唯一一个有着严格组织的学派。墨者称自己的领袖为巨子,奉巨子为圣人。其实,墨子就是第一任巨子,他不仅是这个团体的思想领袖,还是这个团体参与社会实践的组织者。不仅如此,墨者们还有着严格的自律精神,他们“以绳墨自矫”,严格要求自已。所谓绳墨,即木匠用以取直的墨线。而正是这种“以绳墨自矫”、严格自律的特征,才是这个学派被人称作墨家的真正原因,而不是因为他们睑黑或是墨子受过黥刑。
将以上分析结合其它资料,我们可以这样来描述墨家的总体形象:这是一个有领袖、有学说、有组织的学派,他们有崇高的社会理想与强烈的社会实践情神。墨者们吃苦耐劳,严于律己,把维护公理与道义看作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还有,他们大多是有知识的劳动者。
正是这种对理想的坚持与执着,墨者们具有一种勇敢的精神,为了公理与道义,他们可以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的生命。西汉初年的陆贾说:墨门多勇士。《淮南子》书则说,墨家中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这些,都是对墨家献身精神的真实记载。而墨家对于社会实践的参与,又多以有组织的群体形式出现,于是这种献身精神,便很容易表现为一种集体行为。
据《吕氏春秋》记载,墨家巨子孟胜为楚国阳城君守封,他与弟子一百八十三人无一后退,全部战死!在当时的纷乱之世,这样的事件,于墨家想非一端。再看著名的墨子止楚攻宋。墨子反对战争而止楚攻宋,是作了两手准备的,一方面,他千里迢迢只身赴楚以止楚,另一方面,则派禽滑厘等三百弟子助宋守城以防不测。好在墨子止楚止住了,若楚王好说歹说不听呢?以楚之强而宋之弱,一旦楚王加兵於宋,不仅宋国难保,墨子与三百弟子的命运也很难说了。以墨家宁死不屈、义无反顾的精神推想,他们不会有一人退却,宁可死。墨家有多少弟子呢?
我常想起秦汉之际的田横。田横,齐人,当初与刘、项同时起兵反秦,数年后,刘邦称帝而田横与五百壮士败亡海岛上。刘邦为长远计,派使者软硬兼施以召横,田横不得已,与二门客随使赴洛阳。走到离洛阳三十里的地方,田横对两位门客说:当初我与刘邦同时起兵,而今一为天子,一为亡虏,我深以为耻。刘邦其实是想看看我的面容,烦劳二位将我的首级献给刘邦。于是自杀。二门客如诺,献田横首于刘邦。刘邦大为叹息,于是以王礼葬田横并拜其二门客为都尉。葬毕,二门客在田横墓侧自掘坑,然后双双自杀。刘邦更为惊叹,派使者赴海岛召五百壮士欲加重用。而海岛上的五百壮士从使者口中得知田横已死的消息后,无一奉召,他们采取了另外一种回答刘邦、回应田横的方式——全部自杀!
我常想,田横是墨家吗?田横是巨子而五百壮士是墨者吗?如果不是,他们那种重义轻生、慷慨赴死的精神与行事,与墨家何其相似!如果是呢?他们大概便是一群最后的墨者吧!
以崇高的理想为目标,以严格的组织为规范,以甘愿为理想而献身为精神,这便是墨家的总体特征。当他们以集体的、群体的方式参与社会变革与实践时,他们能显示出一种力量。然而,悲剧性的结果可能恰好也就在其中:当这个群体遭受强力打击时,以他们对正义与理想的执着,以他们宁可死而决不后退的精神,其结果,便不是土崩瓦解而只能是寸草无生了。土崩瓦解尚可收拾,寸草无生则无以为继了!
墨家的突然消亡是否可以这样解释呢?先秦墨家作为一个学术流派突然消失了,但他们的精神与行为风格却并没消失。你去读读司马迁在史记中所写的《游侠列传》,游侠们那种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赴人之危厄、救人之急难等精神与行事,不就像墨家中人吗?只是他们的名称已不再是墨家或墨者,而是被称作——游侠!
因此可以说,虽然墨家已成遥远的绝响,但其思想至今依然散发着灿烂的光芒。倘能返本开新,墨学亦未必不能造福于今。

京博国学(ID:jingboguoxue)原创文章
转载须授权,侵权必究!
我们是刚刚成立的国学微信号,涉及儒释道三家的国学领域,专注于传播知识与抒发独到观点,文章均原创,欢迎大家专注!!!
可能是根据早期的某种拉丁化转写方案,mò 被转写为 moh。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Mohism

也可能是为了分隔两个元音,避免发音出现偏差,这里要发成 /əʊɪ/ 如果是 oi 会发成 /ɔɪ/。
http:/... 显示全部 »
可能是根据早期的某种拉丁化转写方案,mò 被转写为 moh。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Mohism

也可能是为了分隔两个元音,避免发音出现偏差,这里要发成 /əʊɪ/ 如果是 oi 会发成 /ɔɪ/。
http://www.dictionary.com/browse/mohism

说到把音节分隔开,真正的粉丝就会想到分音符。如果用分音符像 naïve 那样写成 Moïsm ,就会破坏 -ism 后缀,i 可能会变成 na ï ve 那种长音,会带来新的偏差。 Möism 可能 稍微好点,但 貌似 分音符都是加到第二个元音字母上的(?),有点不符合基本法。此外,英语并没有特别依赖于附加符号,带附加符号的单词一般都是来自有附加符号的语言。
匿名墨者

回答了问题 • 2017-09-18 22:08 • 15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果中国古代独尊墨家,现在会是什么样的?

赞同来自:

墨家那一套说真的,现在都没实现得了!
墨家提倡“兼爱”但是所谓的爱怎么可能实现社会大同,人人也不可能实现对人对己毫无差别!
墨家提倡“非攻”这个比较好理解,就是反对侵略战争,但是多元文化和有节制的发展军事是战后才提出来的,在动荡的春秋战国和几千年的后世当中似乎... 显示全部 »
墨家那一套说真的,现在都没实现得了!
墨家提倡“兼爱”但是所谓的爱怎么可能实现社会大同,人人也不可能实现对人对己毫无差别!
墨家提倡“非攻”这个比较好理解,就是反对侵略战争,但是多元文化和有节制的发展军事是战后才提出来的,在动荡的春秋战国和几千年的后世当中似乎也是站不住脚的!
墨子提倡“尚贤”但是这个贤人是如何选拔的?当时靠推荐,后世靠科举,近些年来才有教育改革,重视素质教育之说,所以墨子尚贤却没有提出根本的解决方式~
墨子提倡“尚同”指的是下级对上级的高度统一,绝对服从,但是服从并不会消弭人与人之间因为立场而存在的天然差异,所以“尚同”终究是一种理想,要人逐级对上负责的态度罢了~
墨子提倡“天志”强调法律的公平性,但是却又与“尚同”相悖,因为如果真的能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何须去介怀上级的意见呢?若是上级错了下级岂不是也要错?对错又是谁来评判的呢?
除此之外,墨子还提倡,“明鬼”“节用”“非命”“明鬼”有有神论倾向,让人告慰先祖,尊重逝者;“借用”让人节约;“非命”让人通过自己的打拼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些都是很好的理想~
而且墨家致力于科学发展,对科学进步有很大帮助,总的来说墨家的很多学说不利于封建社会的统治,儒家之所以被统治阶级接纳,就是因为儒家重视统治阶级的特权,并为其合法化找到了理由!而墨家提出了“非命”和“天志”明显是封建王朝无法接受的~
墨家从我粗浅的眼光来看,有一定的共产主义或者说是社会主义倾向,当时墨家谁当了官,俸禄都是拿回来大家共享的,也有点“大锅饭”的意思~
但是墨家不是完全没有实践条件,比如道家中的黄老学派就有“非斗”“别宥”“崇俭”的“宋尹学派”,宋尹二人主要吸收了墨家学说丰富自己崇尚反战、节俭、重视休养生息,主张通过法律和教育手段使法对人宽,人对人宽,崇尚利他主义,也一顿甚为流行,对后世有很大的积极影响.....
如果墨家的学说能够得到历朝历代的重视,说不定晚清时期我们就不会认为西洋技术是“奇巧淫技”了~不过历史不容假设,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英国的工业革命也不是一夜催生的,墨家虽然早已消亡,但是墨者对科学的探索和“非攻”“非命”“明鬼”以及利人利己的心态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作为秦迷和历史爱好者,不请自来。
我认为玄机对墨家思想把握的是很准确的。墨家众人的行为并未对其有所违背,而是在发扬墨家“兼爱,非攻”的思想。
墨子提出“非攻”的主张,是反对诸侯凭借武力,攻伐“无罪之国”、侵城掠地、杀戮“万民”的行为。“非攻”展开来讲,是“非攻... 显示全部 »
作为秦迷和历史爱好者,不请自来。
我认为玄机对墨家思想把握的是很准确的。墨家众人的行为并未对其有所违背,而是在发扬墨家“兼爱,非攻”的思想。
墨子提出“非攻”的主张,是反对诸侯凭借武力,攻伐“无罪之国”、侵城掠地、杀戮“万民”的行为。“非攻”展开来讲,是“非攻而不非战”,“非‘攻’而颂‘诛’”。人们之所以认为墨子反对一切战争,是因为墨子处在春秋年代,“春秋无义战”,当时的一切战争都是墨子所反对侵略战争。
剧中的墨家和历史上的墨家有很高的相似度,是一个以巨子为领导的准军事化组织,秉承“兼爱,非攻”的思想,认为众生平等,反对一切非正义的战争,并且在必要的时候,进行除暴安良,正义且有限的干涉战争。“汤伐桀,武王伐纣,彼非所谓攻,谓诛也。”墨家做的,便是效仿古代圣王,进行“诛”战,以“非攻”求“兼爱”。
张良与伏念对儒家思想的争辩,晓梦和逍遥子天人两宗的观念冲突,都体现出了对诸子百家思想的的深刻思考和透彻理解,都帮助了人们更深入理解中国传统文化。这也是我爱秦时,爱玄机的原因。
谢邀。
没玩过轩辕剑,只在少年时看过秦时明月的前两部。
先说结论:就《秦时明月:夜尽天明》中墨家的机关城中所表现出的机关术而言, 不具备发展成工业革命的可能性。
题主也很清楚,工业革命所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就是动力问题。现实世界中,如果不是因为远古生物的馈赠,... 显示全部 »
谢邀。
没玩过轩辕剑,只在少年时看过秦时明月的前两部。
先说结论:就《秦时明月:夜尽天明》中墨家的机关城中所表现出的机关术而言, 不具备发展成工业革命的可能性。
题主也很清楚,工业革命所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就是动力问题。现实世界中,如果不是因为远古生物的馈赠,人类可能还要玩几百年才能跳出马尔萨斯陷阱,说不定现在这篇土地还被清朝或者一个汉人王朝所统治着。
而机关城的众多机关运行的根本动力是什么呢?不是煤炭,也不是魔法水晶,而是清洁无污染的可再生能源,水能。
问题的关键在于,水能作为一种资源,是相当稀缺的,并不是所有人的居住地都有大江大河。并且,在发电工业成熟前,水能也无法以其他方式在地区间进行转移。最要命的是,一般江河的水能并不足以让生产力产生质的飞跃,而体量足够的水能,比如长江三峡,又是墨家子弟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的东西。
要在长江三峡上建墨家机关城,墨家必须首先具备强大的制造业水平,制造业的发展又是建立在一系列配套工业尤其是能源工业的发展上,能源在哪里找?长江三峡。
所以,墨家的机关术并不能促发工业革命,因为他们没有彻底解决最根本的动力问题。
@徐晓铁 先说一下楼上这位仁兄回答的答案,把学说归结于人性是闹哪样,我承认儒家的仁爱是基于人性的基础上,是因为人本能会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好,爱得更多一些,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仁爱是符合人性的,但是不能说兼爱就不符合人性啊。
兼爱是平等的,我爱自己的父母,也... 显示全部 »
@徐晓铁 先说一下楼上这位仁兄回答的答案,把学说归结于人性是闹哪样,我承认儒家的仁爱是基于人性的基础上,是因为人本能会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好,爱得更多一些,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仁爱是符合人性的,但是不能说兼爱就不符合人性啊。
兼爱是平等的,我爱自己的父母,也爱别人的父母,平等的尊重比人,关爱别人,这就不符合人性咯?那可能你希望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的父母爱你,你身边的人都跟你没有什么关系。这样就很人性,你也不需要平等的爱,就需要有阶级和等差的爱,这样比较爽。
古代人民被奴役久了,连点个性和独立的精神都没有了么,非得喜欢等差那一套,父父子子这才叫仁爱。
欢迎来拍砖!!

再说回题主的问题,儒家跟商业毛关系都没有,所谓的儒商,我是完全不认可的,君子者,君子那,做点生意就儒商啦?呵呵···
我主要谈墨家:
墨家讲兼爱,首先,墨家的创始人墨子本身就是一个机械制造大师,他在机械上的领悟和技术完全超过鲁班,墨家所代表的群体也多为手工商组织,小作坊,工匠,小商业主体,以及广大的人民群众。兼爱这样一个不需要血缘关系,平等的思想,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当时背景下,诸侯混战,攻伐不断,要安心做生意,发展生产,怎么办,只能是讲“非攻”,反对一切不正义的战争。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墨家提出“兼爱”和“非攻”的原因。
那么对于今天,墨家的思想,在商业组织中有什么用呢?
首先:当你创建一个公司或者商业组织的时候,你的愿景,你的使命必须是为公的,为了天下,让更多人获益的,因为墨家的主张是 “兴天下之利”, 墨家在技术上的原则是 “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 技术本身没有对错,但是你用技术来做什么很重要,有利于人就是巧,不利于人就是拙的。
可以对比一下世界知名的可以称得上伟大的企业,比如谷歌的愿景是不作恶,腾讯的愿景是一切以用户为依归,阿里巴巴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如果你的愿景是为了自己的,为了私心或者私利的,那就一定走不远。

其次,墨家在商业合作中,主张“兼相爱,交相利”,言必信,行必果,对于商业合作来说,互惠互利,诚信是极其重要的。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兼爱互利,在商业合作中,诚信的和其他企业合作,才能保证利益的最大化。

接着,墨家的在经济中着重于发展生产,墨家主张“节用”,强本节用,不断的发展生产,掌握核心竞争力,才具备“非攻”的实力,才能反对战争,只有不断的积累财富,才能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机械制造,做科学的研究。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墨家其实更像今天的社会,按劳分配,平等自由,消除社会两极分化。







别夸一边,损一边啊
——
百家争鸣的时代,
没点本事根本混不下去,好吗?
孔子的儒家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是国之大事,唯戎与祀;
纵横家的外交策略;
兵家的四势谈,至今还没过时;
法家的法无贵贱,贵时效哉;
哪怕是 道家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农家的贤者与民并... 显示全部 »
别夸一边,损一边啊
——
百家争鸣的时代,
没点本事根本混不下去,好吗?
孔子的儒家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是国之大事,唯戎与祀;
纵横家的外交策略;
兵家的四势谈,至今还没过时;
法家的法无贵贱,贵时效哉;
哪怕是 道家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农家的贤者与民并耕而食;
阴阳家的哲学思辨
有哪一个不是精华,哪一个不是超前?
之所以,在那个时代大牛那么多,是因为 他们的对手一样够强啊
朋友说了一些东西,所以在补充一段;
在人类的轴心时代,我们的商人也挺牛逼的说;
田氏代齐:也叫 田陈篡齐, 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晏婴预言“齐政卒归田氏。田氏虽无大德,以公权私,有德于民,民爱之。”;
冯谖市义:《战国策》卷十一《齐策四》。
千金买骨:《战国策·燕策一》。
奇货可居:《史记·吕不韦列传》
看完这些后,突然觉得 原来我们不走资本主义道路是有原因的(擦擦冷汗)
胡适早就断言:“杂家是道家的前身,道家是杂家的新名。”

道家不仅仅以老庄为代表,它还包括黄老学派、杨朱学派两个派别,其中黄老道家直接以治国安邦为己任,主张杂采、因循、法治、用众,并在治国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不过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道家三个派别均已出现,但... 显示全部 »
胡适早就断言:“杂家是道家的前身,道家是杂家的新名。”

道家不仅仅以老庄为代表,它还包括黄老学派、杨朱学派两个派别,其中黄老道家直接以治国安邦为己任,主张杂采、因循、法治、用众,并在治国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不过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道家三个派别均已出现,但道家这个词当时并不存在,直到西汉前期,史家司马谈才首次对其进行了命名,他说:

“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

“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旨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显然,他这里所指的道家基本上就是主要以治国安邦为己任的黄老道家,而且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黄老道家就是杂家,其治国的重要理念就是“杂釆”,即以道为主,“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兼容并包,择善而从。

那么,道家又是怎么跟杂家联系起来的呢?这其实与道家无为理念有关,老子说“我无为而民自化”,《吕氏春秋·用众》则明确说:“无为,所以用众为也,无智,所以用众智也,无能,所以用众能也。”为了通俗地说明这个问题,《吕氏春秋》还说:世上没有纯白的狐狸,却有纯白的狐裘,原因很简单,用了众白而已。所以治国也要靠众智众能,杂采百家。黄老道家另一个代表人物一一慎到,则把杂采与道家齐物的概念联系起来,他认为,万物都有它们肯定的一面,也有它们否定的一面,有所挑选必然不会周全,有所教化必然会出现盲点,所以应该像大道那样,平等看待各种事物和学说,也就是说,黄老道家治国,既反对法家禁绝百家,也反对儒家攻乎异端,而是力图超出门户之见,取长补短、“集腋成袭”、兼容并包。所以《管子》、《吕氏春秋》、《文子》、《淮南子》等很多道家著作都被后人列入杂家的行列,不过黄老道家的“杂采”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始终以道家思想为主干的,正如胡适所说:“杂家是道家的前身,道家是杂家的新名。”

西汉后期,“外施仁义而内多欲”(汲黯语)的汉武帝,鉴于黄老道家崇尚无为,对公权力束缚太多,便抛弃文景时期以道治国的思想,开始“独尊儒家”,儒家成为我国统治思想,以安邦治国为已任的黄老道家,因为长期无法执政,逐渐开始衰败,人才大量流失,著作大多亡佚(《汉书·艺文志》记载的道家书籍留存至今的不到15%),到魏晋玄学兴起,老庄派取代黄老派成为道家正统,加上后来道教(道教一开始也是入世的)处处模仿出世的佛教,才让许多人误认为道家不问世事,只求内心超越,具有隐逸和出世的特点;而以杂家为特色的黄老道家至此湮灭,到后来,黄老道家所剩无几的著作如《鹖冠子》等都被定为伪作,直到最近几十年,黄老道家文献陆续出土,以杂家为特色的黄老道家,在尘封已久后又重放光芒。
荐读 | 因毁灭而高贵——墨家的消亡便是华夏精神的堕落
2016-10-08 京博国学

先秦诸子百家,影响最大的要数儒、墨、道、法四家。现在我们知道,儒、法、道对中国的历史影响巨大,一直延续到今天。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 显示全部 »
荐读 | 因毁灭而高贵——墨家的消亡便是华夏精神的堕落
2016-10-08 京博国学

先秦诸子百家,影响最大的要数儒、墨、道、法四家。现在我们知道,儒、法、道对中国的历史影响巨大,一直延续到今天。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作为一种组织,都烟消云散,堙没在历史长河中。为什么会这样?

先秦诸子百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要数儒、墨、道、法四家。但自秦汉大一统帝国形成之后,它们的命运开始分化:儒家成了中华文化的正统和主流;法家虽在舆论上不大受好评,但实际上主宰了两千年来专制朝廷的庙堂政治;与法家相反,道家则占据了民间社会的广阔天地,成为幽人隐士的精神家园。
只有墨家,在刹那辉煌之后,无论是作为一种学说,还是作为一种组织,都烟消云散,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我们现在还能从文本上大致了解墨家的思想体系,但它已经只是一块思想化石,它在现实生活中已完全没有影响力。——甚至即便是文本上的《墨子》,《汉书·艺文志》记载尚有七十一篇,但现在只留下五十三篇,而且这五十三篇亦是幸亏葛洪把墨子写进《神仙传》,使《墨子》得以托庇于《道藏》而留存于世。
为什么墨家下场如此悲凉?是墨家思想不够高明么?应该不是。墨家思想体系充满了伟大的人道主义色彩与科学精神,即便以现在的眼光看,它依然是那么熠熠生辉。可见,历史留下的未必尽是精华,淘汰的也未必尽是垃圾。
历史的逻辑未必是合理的,但不合理的又未必是不能解释的。作为一个长期而普遍的历史事实,墨家的消亡大概也并非偶然的命运安排。只是,原因是什么?
墨家与儒、道、法三家有一点差别,那就是它不仅有一套学说,还有自己的组织。这方面它与晚起的作为宗教的道教和东汉以后传入中国的佛教相类,胡适先生甚至直接把墨家视为一种宗教,所以我们不妨拿墨家与释道二教来做比较。
就外因看,百家既罢、儒术独尊的历史环境可能是墨家消亡的重要原因,但同样不能居庙堂之高的道教(个别时期除外)却没有像墨家一样消亡,反而在民间发扬光大,并深深影响了中华民族的底层民俗文化。
除开外因,墨家消亡大约有其内在的因由:一个人要想成为墨家的忠实信徒,就必须有强烈的牺牲精神和献身精神,“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必须能忍受生活上的艰苦,“以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而不能像孔夫子那样“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必须怀有对众人的博爱之心,而不能讲私人感情……墨家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高尚的人、纯粹的人。
所以,《庄子·天下》批评墨家说:“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恐其不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离于天下,其去王也远矣!”不过,即便如此,《庄子·天下》还是感叹说:“墨子真天下之好也。”
相比之下,做道教门徒似乎要幸福得多。道教的修行目标不是来世往生极乐世界,而是今世就要长生不老,成为仙人。所以,道教,尤其是历史悠久的正一道,并没有太多禁欲方面的规定,房中术甚至还是一种仙家秘术。
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固然是墨家不易为人接受的重要原因,但这一点尚不足以解释一切,因为在禁欲主义方面比墨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佛教,自传入中华以后,一直香火不绝,至今依然是中国的第一大宗教,所谓“天下名山僧占多”。
为什么墨家、佛教同样主张禁欲,而两者命运迥异?这可以从两者的不同之处找到答案:墨家只是一种世俗学说,而佛教是一种出世的宗教。作为出世的宗教,佛教能为信徒提供一套灵魂救赎的法门,让他们在禁欲的同时能享受心灵的满足,从而把所有的苦难都视为通往幸福彼岸的舟筏。正由于有这种“心灵鸡汤”,虔诚的佛门弟子可以忽略形而下的艰苦,去追求形而上的禅悦。
而墨家的理论体系本质上是世俗化的:兼爱、非攻、尚贤、尚同、非命、非乐、节用、节葬……这些都是纯粹俗世的学说。墨家思想中唯一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观点是相信鬼神并以此劝善,但这不足以改变整个墨家思想体系的高度世俗化色彩,不足以成为墨家门徒灵魂信仰的基础。而如果不以坚定的信仰为基础,禁欲的生活、无私的行为就不会有普遍而长久的吸引力。
总而言之,一种学问要想成为广被接受的显学,总得有某种足以吸引信徒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是形而下的物质动机,也可以是形而上的精神慰藉。而墨家恰好这两方面的东西都无法提供,最后只能“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墨家如要长存,必得把世俗主义与禁欲主义二者舍去其一,以世俗主义搭配功利主义(如同大多数世俗学说),或以禁欲主义搭配神秘主义(如同大多数宗教学说),庶几方可免于沦亡。
除此之外,墨家还有一个不得不消亡的理由:在大一统的专制君主治下,一个内部有着严明纪律的世俗化组织必然会让朝廷产生极大的戒心。虽然墨家可能只有一腔热血,没有政治野心,但专制君主最怕的恰恰不是贪婪的小人,而是有政治动员能力的圣贤君子。所以,汉高祖坐稳了江山后,丞相萧何的门客劝萧“多买田地,贱贳貣以自污”,这样皇上才会安心。萧何听了劝告,于是低价强买老百姓的房子田地,结果高祖果然龙颜大悦。假如萧丞相像墨子一样想着“摩顶放踵利天下”,说不定未央宫里又要多一个无头之鬼。
对于君主而言,可怕的不是有造反的野心,而是有造反的能力。所以宋太祖要“杯酒释兵权”,让老部下都去做富家翁。专制君主对一切世俗组织都必然心怀警惕,“结党营私”之所以是一个很重的罪名,关键不在于“营私”而在于“结党”。“结党营私”固然不可,“结党营公”就更加显得别有用心。
所以,作为组织的墨家必然只能存在于列国时代,那时还没有形成四海为家的大一统,列国君主面临的最大危险是身边的敌国,对自己治下的百姓自要松弛许多。而且,像墨子这类人可以周游列国,亦不致成为某一国君主的忌讳。一旦“六王毕,四海一”,君主就势必以臣民为敌,不但墨家这类的组织不可能继续存在,甚至秉承了一些墨家思想,以除暴安良为己任的游侠亦因“以武犯禁”而为朝廷所不容。
而释、道二教虽有组织,但因其强烈的出世倾向而稍可见容于世。释、道二教不似基督教,它们一方面有遁世色彩,另一方面却又教人顺从世俗政权,即便世俗统治残暴无道,臣民也应逆来顺受。而且,在传教上,“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使释、道二教高度依赖世俗政权的支持。正由于释、道二教没有什么威胁性,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安邦定国,所以才不致像墨家一样过早衰亡。
毋庸置疑,墨家是个有着崇高理想的学派,这个理想,便是公天下、兼爱天下。面对理想又该如何作为?墨家的宗旨是:“口言之,身必行之”,因此,墨家又是一个有着强烈社会实践精神的学派。正是因为这种实践自己社会理想的需要,才使得墨家在先秦众多流派中,成为唯一一个有着严格组织的学派。墨者称自己的领袖为巨子,奉巨子为圣人。其实,墨子就是第一任巨子,他不仅是这个团体的思想领袖,还是这个团体参与社会实践的组织者。不仅如此,墨者们还有着严格的自律精神,他们“以绳墨自矫”,严格要求自已。所谓绳墨,即木匠用以取直的墨线。而正是这种“以绳墨自矫”、严格自律的特征,才是这个学派被人称作墨家的真正原因,而不是因为他们睑黑或是墨子受过黥刑。
将以上分析结合其它资料,我们可以这样来描述墨家的总体形象:这是一个有领袖、有学说、有组织的学派,他们有崇高的社会理想与强烈的社会实践情神。墨者们吃苦耐劳,严于律己,把维护公理与道义看作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还有,他们大多是有知识的劳动者。
正是这种对理想的坚持与执着,墨者们具有一种勇敢的精神,为了公理与道义,他们可以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的生命。西汉初年的陆贾说:墨门多勇士。《淮南子》书则说,墨家中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这些,都是对墨家献身精神的真实记载。而墨家对于社会实践的参与,又多以有组织的群体形式出现,于是这种献身精神,便很容易表现为一种集体行为。
据《吕氏春秋》记载,墨家巨子孟胜为楚国阳城君守封,他与弟子一百八十三人无一后退,全部战死!在当时的纷乱之世,这样的事件,于墨家想非一端。再看著名的墨子止楚攻宋。墨子反对战争而止楚攻宋,是作了两手准备的,一方面,他千里迢迢只身赴楚以止楚,另一方面,则派禽滑厘等三百弟子助宋守城以防不测。好在墨子止楚止住了,若楚王好说歹说不听呢?以楚之强而宋之弱,一旦楚王加兵於宋,不仅宋国难保,墨子与三百弟子的命运也很难说了。以墨家宁死不屈、义无反顾的精神推想,他们不会有一人退却,宁可死。墨家有多少弟子呢?
我常想起秦汉之际的田横。田横,齐人,当初与刘、项同时起兵反秦,数年后,刘邦称帝而田横与五百壮士败亡海岛上。刘邦为长远计,派使者软硬兼施以召横,田横不得已,与二门客随使赴洛阳。走到离洛阳三十里的地方,田横对两位门客说:当初我与刘邦同时起兵,而今一为天子,一为亡虏,我深以为耻。刘邦其实是想看看我的面容,烦劳二位将我的首级献给刘邦。于是自杀。二门客如诺,献田横首于刘邦。刘邦大为叹息,于是以王礼葬田横并拜其二门客为都尉。葬毕,二门客在田横墓侧自掘坑,然后双双自杀。刘邦更为惊叹,派使者赴海岛召五百壮士欲加重用。而海岛上的五百壮士从使者口中得知田横已死的消息后,无一奉召,他们采取了另外一种回答刘邦、回应田横的方式——全部自杀!
我常想,田横是墨家吗?田横是巨子而五百壮士是墨者吗?如果不是,他们那种重义轻生、慷慨赴死的精神与行事,与墨家何其相似!如果是呢?他们大概便是一群最后的墨者吧!
以崇高的理想为目标,以严格的组织为规范,以甘愿为理想而献身为精神,这便是墨家的总体特征。当他们以集体的、群体的方式参与社会变革与实践时,他们能显示出一种力量。然而,悲剧性的结果可能恰好也就在其中:当这个群体遭受强力打击时,以他们对正义与理想的执着,以他们宁可死而决不后退的精神,其结果,便不是土崩瓦解而只能是寸草无生了。土崩瓦解尚可收拾,寸草无生则无以为继了!
墨家的突然消亡是否可以这样解释呢?先秦墨家作为一个学术流派突然消失了,但他们的精神与行为风格却并没消失。你去读读司马迁在史记中所写的《游侠列传》,游侠们那种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赴人之危厄、救人之急难等精神与行事,不就像墨家中人吗?只是他们的名称已不再是墨家或墨者,而是被称作——游侠!
因此可以说,虽然墨家已成遥远的绝响,但其思想至今依然散发着灿烂的光芒。倘能返本开新,墨学亦未必不能造福于今。

京博国学(ID:jingboguoxue)原创文章
转载须授权,侵权必究!
我们是刚刚成立的国学微信号,涉及儒释道三家的国学领域,专注于传播知识与抒发独到观点,文章均原创,欢迎大家专注!!!

有哪些关于墨家的故事设定?

玛德西亚 发布于 2018-04-26 00:52

我写了一个叫华胥国的架空设定,就是墨家掌权之后的情形。 墨家在千年之后重新登上历史舞台,掌握政权之后,采取了比以往无数封建王朝更严密高效的政治体制。 华胥国立国的根本是建立在严谨的算法之上的,每个人他首先属于国家系统,然后才属于他个人,在华胥国,算数和格物是显学。 天子不仅仅是天子,还是整个帝国系统意志的执行者和维护者...

杨焱 回复了帖子关注(0)回复(2)阅读(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