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的思想已经融于整个社会,正是大隐隐于市

墨家在秦汉之时没有争过儒道,从人性的角度来讲不适用于统治阶级对人民大众的统治,因为统治阶级是绝对不会允许人人平等的。墨家的思想是高于一切人性欲望的,故而只有一少部分人能够接受,这一部分人就是真正的君子。但是墨家主张并没有消亡在历史长河中,它虽然没有取得绝对的统治地位,但是已与儒道相结合,经过历史的发展儒已经不是原来的儒,墨也不仅仅是原来的墨了。
已邀请:

中国姨洞2

赞同来自:

孔子是皇帝养的狗,皇帝入土了,狗也是陪葬,只要皇帝不复活,狗就爬不过来,但亿万奴才的供养,会让皇帝活过来

听风落QQ

赞同来自:

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教育永远都只有失败,不能不失败,而且是巨大的失败,这简直就是两千多年来中国教育以及中国历史的必然。为什么竟然是如此?我们今天即来讨论这个最重大的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确认,中国历史上所有的教育真是全都失败了吗?我的回答:是的,全都失败了,至少从汉代的“独尊儒术”之后,中国的教育真的是全都失败了,而且全都是巨大的失败,它让历史上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几乎全都被“教育”得丧失了文明的(真、善、美的)意义,说白了,即让大多数的中国人“白活了”。 什么是国家教育的失败?要确认什么是国家教育的“失败”,首先必须确认什么是国家教育的“成功”,或者说,如果真要让国家教育取得“成功”的话,它至少必须具备一些什么样最基本的判断标准,或条件?我定义一个国家的教育取得最基本的“成功”的判据如下:如果一个国家的教育,能够为它的国家培养出在全人类基准的“人均水平”之上尽可能最高数量的思想(思维逻辑方法的创造)家、哲学(理论智慧的创新)家、科学(真理的)发现家、技术(真实效益、理性工具、有效程序等的)发明家、艺术(美的情操的、真诚的、自由的)创新家,等等等等,那么这样的国家教育便可以认为是取得了最基本上的“成功”。 当然,现实之中的国家教育的成功与否,必须是在进行了不同国家之间的比较之后才能判定,换言之,只有比较而言的“成功”;如果没有比较,则将很难有是否取得“成功”的真正的辨别;而对于历史之中的国家教育的成功与否而言,则需要进行不同国家历史记录的比较。很显然,作为与中国教育进行比较的最重要的对象,首先即是西方发达国家,其次则是中国周边的国家。对于中国历史上教育的失败,我们今天几乎可以进行“绝对”地(即不需要通过任何比较,便可以根据前面的定义加以)认定,因为中国在两千多年来的历史之中,无论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几乎全都是零蛋,而技术发明家、艺术创新家,也同样稀少得可怜。翻开中国的历史,除了记录了大量帝王将相的互相残杀、尔虞我诈的永远重重复复的毫无文明意义的故事之外,就只有少量“著名”的文人,他们写作了一定数量抒情的诗词、歌赋、散文,乃至近代的戏剧、小说,等等,有的确实也相当忠实地记录了历史之中中国人的苦难,以及事实上中国人历史生活的(人类文明)意义的严重的匮乏,甚至丧失。这些“历史人物”基本上与人类的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技术发明家、艺术创新家等等没有多大关系,或几乎根本就没有任何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