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治传统的基因代码


已邀请:

虚幻者巨蟹

赞同来自:

天子是大领导、大家长、大祭司

虚幻者巨蟹

赞同来自:

(1)皇帝或者太子领衔搞文化事业,这种事情是普遍的。那些雄才大略的君主,比如唐太宗、武则天、明成祖、乾隆皇帝,都很热衷,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把目光投向西方。在西方历史上,王权和教权一直此消彼长,在此之下,还有各种分立的势力总想捍卫自己的独立性,如果感觉自己势单力薄,还会和别处的同伴们联合起来,组成联合体,既对抗王权,又对抗教权,有时为了对抗王权而亲附教权,有时又为了对抗教权而亲附王权。总而言之,场面远比中国的情况复杂。中国的历史上,皇权几乎就是一切,核心意识形态只有两条: 第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简言之,天下所有的土地和人民都是最高统治者的; 第二,天无二日,民无二君 ,简言之,主权不可分割。这样一来,就找不到教权存在的空间。难道中国人不需要宗教权威吗?中国人的天性和外国人有本质上的差异吗?显然不是,中国一样存在教权,只不过形式上和西方不同。西方的王权,或者说世俗统治者,本质上都是武士。他们能征善战,喜爱冒险,但文化程度低得吓人。我们在想象里,在电影银幕上,看到那些国王和骑士仪表堂堂,有迷人的贵族范儿,其实他们很多人都是文盲,言谈举止粗俗到了一定境界。举一个并不算太久之前的例子:法国的凡尔赛宫虽然雍容华贵,但偌大一个宫殿建筑群落,里边竟然没有厕所。以前从国王到贵族,找个角落就可以随便解决排泄问题。这不是什么标新立异的行为艺术,而是欧洲的蛮族传统。封建领主经常轮流到各个庄园去住,一方面为了收税,一方面也是因为住上一段时间就把一个庄园住臭了,必须离开,让仆人们慢慢打扫。欧洲的君主,我举一个中国人熟悉的例子:狮心王理查。所谓狮心王,形容他有一颗狮子般的心,格外勇敢。狮心王理查最喜欢冒险和打仗,所以常年在国外征战,懒得回国。他去打仗,绝不是运筹帷幄,而是身先士卒,亲自提着长剑,骑马砍杀。大家可以钦佩他的勇气和武功,但不会有人佩服他的文化,更不可能把他奉为意识形态权威。教士阶层才是那时候的文化人,虽然他们也很不讲卫生,但这是出于苦修的缘故,存心不让身体舒服,身体够脏才说明灵魂够圣洁。所以教权和王权一文一武,谁缺了谁也不行。所以王权也会想要摆脱教权,建立王权之下的新教会,把文化力量掌握在自己手里,英国国教就是这么来的;教会也想有自己的直属武装力量,用起来更顺手,比如圣殿骑士团――没错,就是 《达芬奇密码》里边讲过的那个神秘组织,它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

虚幻者巨蟹

赞同来自:

(2)政教合一中国的情况完全不同。《论语》的内容:孔子教学,不仅教文化课,同样要教武术课。孔子一生的理想就是恢复周礼 ,而在周礼的格局里,不但文和武是不分家的,而且政权、教权,还有族权,也是不分家的,天子既是最高的政治领袖,也是贵族们的大家长,而大家长有义务带领大家祭天、祭祖,所以他同时还是大祭司。也就是说,天子身兼三个角色,分别是大领导、大家长、大祭司。这就是中国政治传统最重要的基因代码。后来秦朝虽然用郡县制取代了周朝的封建制,“大家长”的身份事实上已经不成立了,但名义上还是成立的,所以皇帝既是我们的领导,又是我们的父亲,还是我们的导师。皇帝是领导,这不用解释;是父亲,因为他爱民如子;是导师,因为他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最高权威 。我们看西方国家,政治领袖并不必须是道德楷模,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现自己身上的道德污点,无所谓,这并不是他们权威的来源。但教士阶层就必须是道德楷模,也就是说,意识形态领袖和道德楷模必须是合二为一的。中国皇帝喜欢炫耀自己的文化修养,而欧洲国王总会向臣民炫耀自己的饭量,这背后都有权力合法性的根源。炫饭量貌似很滑稽,但是,过人的饭量意味着过人的体格,过人的体格意味着过人的战斗力,而过人的战斗力正是他们权威合法性的核心来源之一。至于教士阶层,即便暗地里也吃得很好,但拿出来炫耀的反而是清贫,因为清贫意味着廉洁自律,廉洁自律意味着他们遵循着神的教导,而这才是他们权威合法性的核心来源。所以我们看西方历史,大家可以随便拿国王开玩笑,发展到今天就是拿总统开玩笑,编出各种段子,但在正常的时局里,很少会有人拿这种段子去编排教皇或者其他高级神职人员。而在中国历史上,如果有人拿龌龊段子来编排皇帝,老百姓是不高兴的,哪怕这些老百姓再怎么饱受皇帝的盘剥。如果有人对你的皇帝不敬,那就等于既骂了你的父亲,又骂了你的导师,还侮辱了你的道德楷模。进一步来看,皇帝既然已经是皇帝,太子既然已经是太子,政治权威和武力值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怎样才能把自己打扮成意识形态最高权威的样子呢?领衔操办文化工程就是最好的办法。其实传统上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亲自给意识形态经典撰写注释。但这么做存在很大的风险,那就是万一注释错了什么地方,那些读书人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偷偷笑上一阵。

虚幻者巨蟹

赞同来自:

(3)正统性文化事业还有一个很实际的政治意义,那就是高调表达自家政权的正统性。比如三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大分裂的时期。“天下”有这么多政权,到底谁才是正统,每一家都是要挣表现的。为什么要争正统,因为正统意味着向心力,向心力会带来巨大的政治优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是一个最著名的例子。而在没有天子可挟的时候,文化就是正统的胎记。我们不要以为汉人政权天然就有正统性,不是的,中国历史上的正统理论有好几种,其中很主流的一种不是民族决定论,而是文化决定论。名义上说,华夏是正统,夷狄不是正统,但只要华夏的文化落后了,夷狄占据了文化优势,那么华夏就变成了夷狄,夷狄就变成了华夏。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南宋和金朝南北对峙的时候,金朝大力发展儒家文化,拼命要夺南宋的正统地位,让南宋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我们不要以为金朝一开始是蛮族,后来就一直都是蛮族。

budaos

赞同来自:

熊逸的书不错的。

budaos

赞同来自:

伏羲画八卦,人文始祖。这是有传统的。

撩剑沉影

赞同来自:

是的……***现在都是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