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现在有些人是在用儒家的逻辑来理解墨家,未必妥当。

如兼爱,又说爱无差等。墨家的爱是大爱,不是对特定某个关系某个身份的人,而是单纯的人对人(有点类似现代慈善机构的爱,当然未必确切)。


而孟子对此的批判借用了父子之爱,对自己的父亲的爱多于他人的父亲不是人之常情?如果两者相同不是亏待自己的父亲?


孟子的话既有理又无理,有理的地方都明白,无理的地方:夫妻之间有没有爱?按照孟子的逻辑,墨家的兼爱岂不是妻人妻以及人之妻?显然这是错误的解释,反而儒家倒有老吾老幼吾幼这样的言论。


造成现代人对兼爱的误解,就是因为两者所说的爱不是一码事。墨家兼爱的爱,是大爱博爱,是不受对象身份的亲疏远近贵贱影响的爱。而儒家拿来反驳的爱是小爱,是具体到对象身份的爱。现代人说兼爱不近人情理想主义,那么请问有没有受到儒家反驳的影响呢?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