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2018老友赛决赛?

没太看懂……
已邀请:

於青之

赞同来自:

辩论场上很有可能出现辩手和受众 之间 知识的诅咒(不了解这个概念的出门知乎),完全拉开两个维度,在辩手觉得是常识的领域,却完全成为了观众的盲区。
题主的没太看懂,我可以理解成两个纬度
1.场上辩题的讨论纬度太过深奥
2.场下观众的理解程度相对偏低
这场比赛在场上场下之间拉开了巨大的差距,有知识基础的觉得完全很容易理解,而没有基础的却觉得完全不知道场上辩手(尤其是试图知识碾压的反方池也学长和秋阳学长)在讨论什么。
我试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 宇宙的算力
在池也学长接质的时候提到,我能明显感受到质询方的慌张,很害怕自己在不理解也完全不了解的领域被接质方消耗掉大量的时间解释,以及极有可能地一旦解释得通俗易懂就被牵着走,甚至被KO(想起了我校学长在去年世锦赛 时间能不能改变一切 在光速上的快速退防)。而池也学长又是典型的在接质时该认认,别的时候死也要解释清楚的辩手。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上是一个逻辑问题,检测是要消耗算力的,而观测和计算(无论是在未来依靠人,还是机器)都是需要能量的。就好像政府在做决策的时候也不是不用花钱的,它也会有内耗的决策成本。这也就意味着,你要掌控全宇宙每个粒子的动向,起码要付出比全宇宙总和更高的能量,而宇宙中拥有比宇宙本身还要大的能量,不合逻辑。
第二个 铀元素
这个就更有趣了,秋阳学长当时的表情露出了微微的困惑,觉得自己举出的概率论荒不荒谬,量子力学荒不荒谬。这个时候摄像机切到场下观众,是三个评委摊手,后仰,笑得超级无奈。在他看来完全很好理解的例子,甚至是基础中的基础。怎么会如此难以理解?
但在我这个政法类院校,大学基本完全告别理科的学生看来还是很好理解这种落差的。如果不是我对这方面稍感兴趣,可能我也会成为茫然无措的一员。
这篇文章是我收藏的关于量子信息很科普科普的好文,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没兴趣直接跳下一段。
《科学大家》| 4万字干货!你完全可以理解量子信息

量子这个数学概念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呢?就是“离散变化的最小单元”。
什么叫“离散变化”?我们统计人数时,可以有一个人、两个人,但不可能有半个人、1/3个人。我们上台阶时,只能上一个台阶、两个台阶,而不能上半个台阶、1/3 个台阶。这些就是“离散变化”。对于统计人数来说,一个人就是一个量子。对于上台阶来说,一个台阶就是一个量子。如果某个东西只能离散变化,我们就说它是“量子化”的。
跟“离散变化”相对的叫做“连续变化”。例如你在一段平路上,你可以走到1米的位置,也可以走到1.1米的位置,也可以走到1.11米的位置,如此等等,中间任何一个距离都可以走到,这就是“连续变化”。
显然,离散变化和连续变化在日常生活中都大量存在,这两个概念本身都很容易理解。那么,为什么“量子”这个词会变得如此重要呢?
因为人们发现,离散变化是微观世界的一个本质特征。

很多人高中物理中波尔的电子的能级跃迁都可能没出现在教材里,所以连微观粒子离散变化的基本特征都完全不了解。在我没学习的时候可能觉得微观粒子能级的变化居然不是连续变化的。而都是“跳着的”“一瞬间跳上去”都让我很惊奇。
其实我明白,秋阳学长当时想问的完全可以是量子力学证明了“上帝其实在掷色子”荒不荒谬,而且他期待的答案其实是不荒谬。这是被科学证明的(虽然没被科学所解释)。你也不知道下一秒铀原子会不会衰变,也其实在问同样的问题。甚至他当时还可以拿那个更著名的薛定谔的猫的例子来举,它在盒子里的状态是既生又死,你的观测(也就是量子力学中的测量的概念)居然决定了它的状态,在你观测的那一刻,它会发生突变,也被称为坍缩到“生”或“死”的状态。
但重点是,这些问题离没有物理基础的受众太远太远。在场上出现这样的尴尬。某种意义上也是目前辩圈的尴尬。
因为这种知识的诅咒,大家最终的选择,最好的选择,也是避而不谈。
在民诉中,对于常识领域内的经验法则,属于免证事实。而专业领域内的经验法则,常识是需要被证明的。这同样适于辩场。而现状下,辩手如果花了大量的篇幅去做科普的工作,自己的立场论证的时间缺被大大缩减,更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判负。所以花更多的时间,讲一个都在常识领域内的论,可能是更好的更能赢的选择。我承认,即使是在常识下(最基础的常识)做出的立论也可以有很多展开的空间,可是不是至少,借用某些专业领域内的立论的空间就被完全限缩了呢,是不是至少我们少了很多的空间?能够像法大今年老友赛把一个很深的立论(虽然我相信在场上做出的展示也仅仅只是几个切面罢了)如此清晰地展现出的队伍,还剩下多少呢?我还记得我第一场输的比赛就是受众完全不理解反垄断法(也是我当时表达能力非常差,自己也讲不清楚),被对方一个“这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的归谬就归掉了。第一届老友赛营救式刑求武大反方典型的恶猜公权力立论被满弹幕地刷攻击辩题。
但我想说的,辩论赛不该变成一个囚徒困境,我们每一个听众也有责任。不要把它仅仅变成技巧,语言的展示。更多的内容,更深的立论,不能因为不能赢,很有可能评委,受众听不懂,就抛掉,去做攻防演示。
那我会觉得无聊的。这场决赛可以在另一个维度也很好看。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看比赛时候非常激动是处于欣赏状态的,现在回味难免有偏差,等视频出来会再重新好好看一遍
粗略的回忆
情怀很香,讨论内容看起来非常高端,但私以为实质的论点其实很朴素,也很简陋(个人理解论以及场面的方式比较写意,且是纯粹的回忆,疏漏肯定不少诸位看个大概就好)
正:
1,这个世界在某些时候无法被认知,故荒谬
2,边界的荒谬是众生唯一的慰藉以及解脱
反:
1,世界本身就是如此,你感到荒谬是你的问题
2,世界的不荒谬带给你努力的动机以及方向
印象里大致的交锋都是

实质论点内容层面的交锋其实并不多,甚至会感觉双方大都也只是试探性的碰了碰
不过反方无论是薇薇姐的接质行为艺术版的展示(主要针对反方论点2的展开)
还是池也学长聊数学,秋阳学长聊物理的效果都是非常出彩的(所谓表演赛般的效果)(主要针对反方论点1的例子)

不过确实可惜的是正方在语境展开的例子选择上太平凡,没能把「行到绝壁深崖,无处可进,仅有万丈深渊的凝视」,那一刻的绝望以及无奈的救赎表现的更突出。

不过中大的情怀,是真的香,祝贺中大夺冠

王子运

赞同来自:

端午看的直播,今天在高铁站等火车,凭记忆手打(不保证记忆准确)

中大论很好理解,世界本身有无确定性的规律,是否是决定论的,我们不知道。但假设它是有规律的,有助于发展人类智识。这个辩题世界是否荒谬,本来就不是事实判断,而是一个以人为主体的、相对于人而言的价值判断。(他们一开始还用世界有没有颜色来类比)简言之,在中大的框架下,我们不是要讨论世界本身是否具有一个叫做“荒谬”的客观性质,而是讨论,对人来说,要不要预设世界是荒谬的。

北师珠的论是说,你看,过去的规律如今不少被证伪,今天的规律未来也可能被证明是错的。世界上哪有绝对的能解释一切的真理呢?所以世界是荒谬的。而且这种荒谬会给人带来荒谬感,惟有人认知到世界是荒谬的这一点,并接受这一点,才能消除荒谬感。所以,世界是荒谬的。

北师珠的论基本就是两个层次:事实和价值。

我认为这两个点基本都被中大拆掉了。(纯粹作为一个工科生观众的角度来说)

中大欺负文科生不懂数学和物理,用蔡廷常数的例子直接打掉了北师珠如下的逻辑链:因为人类找不到绝对真理,所以它不存在。又用微观粒子的位置和动量不能同时确定打掉了这一点:不确定的就是荒谬的。

虽然我认为这两点北师珠完全有机会可以抗住,但是可能是专业吃亏的原因,在质询环节都回答“不知道”,直接被打爆。当然如果有评委表示我也没听懂,所以中大攻击无效,我完全接受这种判准。你的攻击由于超出普通人的常识而导致评委收不到,当然要自我答责。(我只是说,作为工科生,我听懂了。这种质询攻击本身不致命,但是回应通通答不知道,就很要命了。)

质询过后,事实层面北师珠已经被拆了,而中大本来就不讨论事实上世界是不是荒谬的。于是比赛的焦点完全变成价值层面上,我们接受或者不接受世界是荒谬的这种预设,哪一方的预设带来的世界更好。

中大的利益是,预设不荒谬,才能发展智识。北师珠尝试用“预设荒谬,也可以发展智识”来对冲。在这个点上,我个人更倾向于中大。在“不吃喝嫖赌还生病”这个例子上,中大有回应到寻找环境、空气、水源方面的问题,而北师珠给我的感觉就是,我都不抽烟不喝酒按时作息了还生病,只好安慰自己世事无常世界荒谬了。发展智识这个点,我只能说,北师珠的削弱并不成功。

北师珠的利益是,人难免会遇到荒谬感涌上心头的时刻,认为世界荒谬,可以消除这种荒谬感。我借用肖磊学长跟人大的比赛中用到的一个词,心理按摩术,我理解北师珠想说的就是,我方的世界观能安抚你的心。

对于这一点,中大在马薇薇那一部分就有初步的回应,正方所说的叫失落感,不叫荒谬感,在结辩的时候马薇薇又提了这一点。单看这一点我觉得打平,人的感觉本来就很难描述,你说这叫失落感,我说这叫荒谬感,单看用词的不同,我实在很难判断谁占上风。

于是我就看谁把这种心理的发生机制说的更清楚,以及产生这种心理以后,你怎么处理。

北师珠的逻辑线就是:很多事不确定,解释不了——于是产生荒谬感——于是需要接受世界是荒谬的,这样心里面好受一点。

这个逻辑链的第一环和第二环是脱节的,尤其在池也和梁秋阳的质询下更需要完善,为什么遇到解释不了的事就会产生荒谬感?中大开出的说法是,你应该好奇,应该努力解释这一切,靠好奇和努力去推动进步。所以我觉得中大的论整个框架更完整一点,如果我是现场观众也会投给中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