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使人偏执还是宽容?

已邀请:

向宇青

赞同来自:


辩论同理。

不知幻庵

赞同来自:

谢邀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你是原本的模样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你以为你懂了真谛,开始变得偏执。

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你发现辩论的真谛在倾听,在讨论,你开始变得宽容。

蔡嘿嘿

赞同来自:

一句话,辩论让人宽容,辩论赛让人偏执

林鹏

赞同来自:

谢邀。
很像一个矛盾统一体,就是没有冲突的那种。
最开始接触辩论的时候非常执着与定义清晰,就连同学在争执一个简单的问题时我会问询两个人的定义,希望大家讨论背景能够清晰。在辩论中,辩手会给自己赋予一个持方,而不一定是自己坚持的观点。但也正因如此,辩手会在自己坚持的道路上给自己非常多的理由让自己“不回头”这也就是偏执所在吧。
宽容是体现在对待上,我昨天甚至在想“与好伙伴价值观冲突到底要不要解决”
就拿“以暴制暴”来说吧,有些认为以暴制暴是对的,有些人认为不对,双方都有可行之处,在不能改变双方根基认知的前提下,辩手一般充当观众,静静地看大家扯一些根本没有逻辑的东西,或许,这就是宽容吧。

莽不撞

赞同来自:

谢邀。
我觉得是变得宽容吧。
我的第一场辩论是场学校内部的比赛,我方观点是”性教育不应该纳入常规课程”。拿到这个辩题的时候,我觉得简直没法打。因为我是坚定的正方支持者。
从第一场开始,我打了好多场明显辩题反我心证的辩题,有输有赢。现在拿到辩题,我已经不再diss辩题,而是认真想破题思路。
我的第一场辩论同样也很神奇,由于三个老师做评委,明明场面交锋论都赢了的比赛,被判输。赛后我们四个人围着老师,得到的结果是”因为其他老师都判负我也不好再多争什么”。当时觉得很生气,很不公平。
之后也有过很多赛果有问题,不服输的各种情况,但是慢慢都平静了下来,除了一次对方抄袭的事情,没有申诉,也没有争议。赛后和对手评委握手,回去复盘。
我本人的话,日常生活基本看不出来是个辩手。不怼人也不拆逻辑。
辩论本身就是多元又宽容的。多角度地思考,多方位的诠释。也能遇到很多事情,圈小而事多,好事坏事,感动的,气愤的。这些种种,反而让我抛弃了很多偏执,渐渐宽容起来。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对反智偏执,对立场宽容。

邓腾

赞同来自:

该偏执的依然偏执,该宽容的依然宽容,这锅辩论不接。
倒是深入进去,颇有获益。其实不只是辩论,任何事情肯花心思深究,万物同理。

Orguri彤

赞同来自:

对辩题而言
如果理清楚逻辑关系论据也十分充分了,那必然经历过偏执的过程,你需要大量的沉淀对你有利的观点,待内容扩充较为完备之时,就会宽容了,因为对方的内容基本在你预设的标准和内容里面了。
对人而言
我的拙见
偏执的尽头就是宽容了,因为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蠢了。(´ . .̫ . `)



以上,都是些胡话,请大家宽容宽容我

陈明铎

赞同来自:

辩论不能使人如何。你如何对待生活和如何对待辩论是不同的

北方

赞同来自:

偏执的人更加偏执,宽容的人更宽容。有时候也要看我方辩手和对方辩手的质量。



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而是为了
思考和权衡。
——培根

小楼昨夜又东风

赞同来自:

宽容,知道很多事物的两面性,明白对错很多时候不取决于事物本身,而是人的立场。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非要选的话,就是越来越坚定自己,越来越能够理解他人。

刘悅

赞同来自:

谢邀,我个人觉得会变得更偏执一点,因为辩论赛首先就是要坚持自己的观点。然后通过阐述自身观点和驳斥对方观点来使裁判更偏向于你。久而久之会有一种只相信自己观点的毛病,不太会被别人说服。当然,如果你能赛上赛下分的很清楚,那就不存在变得偏执了。但是也不一定会变得更宽容。

hnhjw

赞同来自:

看书要人变的更加偏执还是宽容?
终生只研究一门学问,让人变的偏执还是宽容?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好像会发现,我们因为某个事物变的偏执还是宽容,是因人而异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想从辩论里学我们你所认为的好的东西的话,只要找准方向,还是做的到的,例如在打一个辩题时,至少应该有一次不为了比赛,好好讨论那个问题,不管是赛前还是赛后。
浅层次的思考完这个问题,我们再谈一些我感觉有意思的东西。
恪守某一信条的人,能说他偏执吗?我想我只能说,至少在与这一条信条有关的方面,他是偏执的。但我能说他不宽容吗?好像也不是,他在对待其他事物的时候,也能是宽容的。
所以我想啊,事物大都是多面的嘛,咱们不应该给什么东西任意的加上某一属性的标签嘛。然而可惜的是,一些人边给自己贴标签,一边嚷嚷着别要别人给自己贴标签,也还是挺有意思的。

林健

赞同来自:

谢邀,我个人觉得分人。
往往水平如我一样菜鸡,未窥门径,却沾沾自喜的人,会更偏执。
潜下心来,认认真真提升水平,读书学习的人,更宽容,却更有主见,坚持自己的看法,也尊重你的观点,正如我朋友特别喜欢的那句话一样:我不赞同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辩论的结果是,双方(或各方)都觉得,自己简直太正确了!
所以,邓小平早就主张:不争论。
唯一的做法是,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去,实践会证明的

老婆是gakki

赞同来自:

宽容吧,全面的考虑问题,理性的和人讨论,认真的听他人发言,所以更多的是让我变得宽容。

高冷的瓜

赞同来自:

泻药

更宽容
因为打辩论有一件无可避免的事情
叫做
不是你心正哪一方就可以打哪一方
而往往我们拿到持方的时候会觉得
卧槽
这个持方和我心正不符
怎么打?
硬着头皮准备呗
准备着准备着
你会发现
这个你以前不认同的观点
竟然有那么多的合理性
这个不被大众所认可的群体
也有那么多的苦衷

慢慢的
你就会明白一点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遇到问题的时候多一些理性的思考
少一些本能的判断
可以并且愿意站在少数人的立场去思考问题
替他们发声
这就是辩论的意义所在
不是为了说服
而是为了倾诉


下面是我们当初招新的时候写的文案

很多人会疑惑,辩论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是个社团?是个集体?是个拼搏荣誉的队伍?而我们想说,简单点。辩论队,不过就是一群小青年男女唠嗑的平台罢了。而辩论的过程,就是感受不同价值观人生观的过程。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青春应该目标聚集还是多元尝试?你或许有自己的看法,但与此同时也必然有人会提出与你截然不同甚至令你感到诧异的观点。究其原因也尤其道理所在,而造就这些差异的便是每个人价值观的独特性。在辩论队,感受每观点背后那个独一无二的价值。

世界像个圆,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而现实生活中的舆论往往由一个所谓的“主流观点”所主导,有些看法甚至被标榜成了绝对正确。而辩论需要我们用更全面的思维与角度去看待与思考问题,认识到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绝对的对与错,我们所说的对错也只不过是站在某一个特定的角度所得到的罢了。就像电脑在一个科技从业者看来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东西,而在一个网瘾少年的家长看来是一个搞垮一代人的东西一样。而也许正因为辩论,我们足以知道,原来每个人的观点都有他的理由,知道要彻底说服别人是多么的不易。也正因为我们接触辩论,所以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也会多一分冷静的审视和周密的思考。试着为你反对的立场说话,试着站到那边了解它,我们会知道世界原来并不是非黑即白,或许是黑白相间的。辩论是一门清醒思考的艺术。

我们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舞台,在这里不会有人把你独特的观念标榜为“异端”,我们尊重并欣赏每一个独特的观点并给你一个向大众阐述你你不一样看法舞台,让你和队友一同站在舞台上像大众证明你的得理之处。赢得那份属于你的掌声。


。。。。。。。。。。。。。。。。。。。。
很久之前看到一个推送就是问我们辩论的意义何在




向之飞

赞同来自:

从偏执走向宽容。
一个刚接触辩论的辩手,往往会先走向偏执,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比赛经历和准备材料的经历都很少,倾向于信任自己所准备的一切资料和自己(与同伴)研讨出来的所有观点,这个时候,会偏执于自己既成的观念无法自拔。对于求胜心强、心理更为强势的人,这个阶段会持续的时间较长。
随着打辩论的场次变多,开始遇到越来越多“越准备越倾向于对方”的辩题,这个时候,很多辩手就开始思考:辩论中的观点是否就是对的?当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开始倾向于接受更多的观点,开始走向宽容了。
等到做了教练、评委,不得不一次次的强迫自己平和的接受正反双方的观点时,对于观点的接受也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容易理解不同的观点和立场,这个时候,就真的理解了宽容。
当然,也有一些辩手,会一直偏执下去,因为,他一辈子可能就打了那么三五场比赛。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