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读得多对辩论立论的影响是怎样的?

所在院辩队曾有位我接近崇拜程度的学长,由于读书很多,知识面广,校赛里他出的论或者带学弟学妹打比赛灌的论都是出了名的强,很多时候和对方一比,立论即分高下。(当然由于他的论太深低年级学弟学妹有时理解不来操作一团糟的问题就另外说了 捂脸逃……)
也有一次学长带训让我们看一场比赛,正方的论浅显易懂,在操作上注重逻辑攻击,反方的论则很深厚,但是听出来这些我们还是没办法描述这两者的区别(/∇\*)(担心之前的描述有歧义所以修改了一下(/∇\*))
那么,书读得多以后到底是怎样把书里的收获放到立论里面?小女子不才只能大概地感受论的浅显和深奥而已……
另外方便的话可以煮个栗子说明一下咩,对同一个题目持方而言所谓深厚的论和浅显的论的区别,以及深厚的立论在何处体现出辩手的阅读量?
万分感谢_(:D)∠)_逃……
已邀请:

郭航初

赞同来自:

前几天等高铁的时候看了点费孝通的乡土中国,发现费孝通对定义的诠释非常的好。
首先是他对人伦的解释,比如像我这种没文化的人估计就只能说人伦是人应该遵守的行为准则,但他却是这么说的:
我们儒家最考究的是人伦,伦是什么呢?我的解释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的一轮轮波纹的差序。“释名”于沦字下也说“伦也,水文相次有伦理也。”潘光旦先生曾说:凡是有“仑”作公分母的意义都相通,“共同表示的是条理、类别、秩序的一番意思

孔子最注重的就是水纹波浪向外扩张的推字。他先承认一个己,推己及人的己,对于这己,得加以克服于礼,克己就是修身。顺着这同心圆的伦常,就可向外推了。“本立而道生”,“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从己到家,由家到国,由国到天下,是一条通路。《中庸》里把五伦作为天下之达道。因为在这种社会结构里,从己到天下是一圈一圈推出去的,所以孟子说他“善推而已矣”。


这一段他把伦解释为如水文相次的差序等级,又顺着这个比喻讲了推己及人。接下来一段费孝通又讲了他对以自我为中心的理解和诠释:

在这种富于伸缩性的网络里,随时随地是有一个“己”作中心的。这并不是个人主义,而是自我主义。个人是对团体而说的,是分子对全体。在个人主义下,一方面是平等观念,指在同一团体中各分子的地位相等,个人不能侵犯大家的权利;一方面是宪法观念,指团体不能抹杀个人,只能在个人们所愿意交出的一分权利上控制个人。这些观念必须先假定了团体的存在。在我们中国传统思想里是没有这一套的,因为我们所有的是自我主义,一切价值是以“己”作为中心的主义。

自我主义并不限于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的杨朱,连儒家都该包括在内。杨朱和孔子不同的是杨朱忽略了自我主义的相对性和伸缩性。他太死心眼儿一口咬了一个自己不放;孔子是会推己及人的,可是尽管放之于四海,中心还是在自己.
孔子的道德系统里绝不肯离开差序格局的中心,“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因之,他不能像耶稣一样普爱天下,甚至而爱他的仇敌,还要为杀死他的人求上帝的饶赦——这些不是从自我中心出发的。孔子呢?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是差序层次,孔子是绝不放松的。孔子并不像杨朱一般以小己来应付一切情境,他把这道德范围依着需要而推广或缩小。他不像耶稣或中国的墨翟,一放不能收。
以上的段落来自于他乡土中国差序格局这一节,读了之后我觉得自己由于知识的浅薄,总是把定义停留在很浅层的认知,比如伦理就是僵化的老体系,自我中心就是自私自利没有团队意识的人之类的很单薄的定义,往往许多同学听完我打的比赛觉得没什么营养,也没什么收获。这也是我近来反思觉得自己辩论打得不好的地方。
而广泛读书的人,诸如费孝通,抑或辩论圈内大家很欣赏的熊浩学长,却总是可以在这些常识的理解上带给我们新的认知,比如去年新国辩熊浩学长有一次点评全能赛说所谓的笨的内涵就让我耳目一新。
而这些就是广泛阅读带来的视角,理解力,洞察力的质变,而也是这些,才能让辩论真的更有魅力,让大家观赏辩论的时候觉得心旷神怡。

姜源

赞同来自:

大学生应该以本专业的学习为重,如果你认真学习了自己专业的课程,肯定知道书应该怎么读、怎么用。而且如果你有能力分辨本专业的学术论文哪篇写的好,哪篇写得差,说得出好在哪里差在哪里,自然有能力搞清楚哪个论更好。
说回辩论,以大学生的认知水平和辩论比赛可能涉及的深度,我们需要的是枯燥乏味的知识,而不是灵感、启迪、视角、洞察力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就像我们会用知识来理解和回答小学三年级的数学题,这个过程不需要运用任何灵感和洞察力。
至于读书对作论的帮助,无非就是深度和广度。先说深度,对于大学生辩手来说,认真读过密尔的《功利主义》和罗尔斯的《正义论》已经算挺了不起的事情了。然后再来看以下《社会选择理论基础》的段落。












对于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我猜想这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内容,对于其他专业的学生情况就不太一样了,反正我就没怎么看懂。但如果你真的搞懂了这些内容,肯定不会害怕有人临时看了两百页密尔,捣鼓出来的功利主义。
再来说广度。“与谁同行”和“到哪里去”哪个更重要是一个极其古老的辩题(我个人一直认为这辩题毫无价值,纯属浪费时间)。然后看以下汉娜阿伦特的文章《论道德哲学的若干问题》的结尾






简单来说,阿伦特写了一篇八十多页相当晦涩难懂的哲学文章,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与谁同行”非常重要。我估计之前应该没几个人发现这一点。“与谁同行”和“到哪里去”哪个更重要这个辩题有无数种破题的方法,但阿伦特这套论证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什么糊弄的余地。
不过从辩论比赛作论角度,以上两个例子都是屠龙之技,基本没可能实践出来,而且从赢比赛的角度看,论立得太深是非常危险的作死行为,比较务实的建议是论的深度和场上辩手的认知水平和操作能力保持一致。但如果你希望读书对辩论带来帮助,那根本的归宿永远就是靠知识在深度和广度上压倒对手。就像你是个大学生如果和高中生辩论,恐怕并不那么容易,还得琢磨技巧和表达,但你如果和小学生辩论,那就不再是技巧的问题了。当然如果评委都是小学生,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辩论打的好的人通常是逻辑能力比较好,跟读书多少没有太大关系。我是某校辩论队成员,在国辩比赛取消之后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培训,而参与辩论队的学生有一部分是连本专业都学不好的人,校内比赛理工学院较为强势,理工学院有几个会看文史哲类型的课外书?我们准备比赛无非就是百度百科和各种道听途说的例子而已,跟读书多少关系大吗?可以说完全没关系。
这也是我退出辩论队的原因,这里自以辩论自我慰藉“我的大学很精彩”的人太多,实际上该学的专业知识没学到,打了一圈辩论其文化素养并未有多少提升。
另外,你的立论如果很深邃,令到观众评委听不懂,你基本就输了,想打赢辩论,你得说一些能让观众评委听得懂的话,毕竟你知道的,辩题无非就是以前那些经典题目随便改改,你指望评委会对辩题有多深研究?评委观众无非看个热闹而已,把辩论弄成一场学术会议不是他们的菜,他们想看的是LPL总决赛。
最后说下我对提升辩论“内功”的看法吧,其实并不需要看很晦涩的书,你能够做到1 每天阅读时政、财经、法制、时评相关的新闻,2 看一些海内外知名媒体拍摄的纪录片,3 百家讲坛史评类的系列节目。做到这三点足以让你说出新颖的例子和故事,也能够将很多观点和视角应用到辩论中去。
可惜的是,我当时所处的环境连做到第一点的人都很少。

似见雨啸风吟

赞同来自:

最新感悟

更新分割线——————————————
水平不高读书也不多就随便聊聊,怎样放立论里其实有很多可以说。
首先是最直接相关的,那本书就是研究这个的
比如打司法和舆论的题看这本书

打安乐死的看这本书

不那么直接相关的,但书中包涵的,比如很多关于道德和正义的题都可以在哲学书上找到思路

然后就是一些关键字词和背景的,煮栗而言17年世锦赛天大对中政法那一场,辩题是个人英雄主义适合/不适合21世纪,深厚的论包含了讲清楚个人英雄主义是什么东西,比如评委点评时就讲到了,只有谈到主义那么就不仅仅是价值判断,既是认识论,也是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从三个层面切入理论深度就够了,如果只是讲到价值观那理解就浅了

齐神策

赞同来自:

书读得多了完全不想打辩论了,诶,这答案不太好,但确实很多人像我一样读书读的不少了就不太愿意打了,因为,没价值。

歐陽不空

赞同来自:

首先有必要说一下,论肯定不是越深越好。建议依据辩手的操作水平,攻防能力和信息输出效率决定立论的复杂程度。

就第一个问题“读了书怎么用到论里”,主要在于多看比赛。
你读完密尔的《功利主义》再去看“杀一救百是/不是正义”“营救式刑囚是/不是可采取的手段”,自然会发现书中内容呈现在场上的攻防里。
读完《安乐死与医生协助自杀》再去看“当今中国,安乐死应该/不应该合法化”,大概也就能学到资料、理论该在场上怎么用(当然,也常常是不能怎么用...)

其实,就一般的立论需求的话,光看比赛和辩稿也是够用的。那第二个问题就来了——看书和不看书有什么差?
个人感受,在于例子更贴切,底气更足。
所谓例子贴切,最明显的往往是老国辩。像袁丁学长“以成败论英雄可取/不可取”的那段驳论,之所以能有那么爆炸的效果,除了辩手的表现力,反复打磨的语言和例子也很关键。
所谓“底气足”当然不是声音大,是说对于同样思路的内容,表述出来的可信度更高。比如“不如成佛/不如成魔”一场黄执中学长的结辩,“科学/宗教更能解释世界”一场胡渐彪学长的结辩,作为准备时间不长的表演赛,只能靠平常积累的“底气”才能有这么强的说服力。

总之,想打好,还是要念书的。

秋风怜北辰

赞同来自:

看的多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看的深,一个是看的广。但在我浅薄的知识看来,至少对于现今的大部分大学生而言,看得深是远不如看得广有用的。因为现在很多新兴辩题涉及的方面越来越广,你在每一个方面看过一两本科普类或简单的专业类书籍就完全够应用大学生的辩论赛了。而这其实也是我所喜爱的辩论魅力所在,你每打一个新辩题就能了解一个新的领域,虽然浅薄,但是在你生活中看待很多问题是还是很有帮助的。
这样说,你看过文学类的书,但你看过文学理论的书吗?你看过文学理论的书,你看过历史研究的方法论的书吗?你看过历史类的书,你看过心理学的书吗?你看过心理学的书,你看过哲学类的书吗?你看过哲学类的书,你看过法律类的书吗?你看过法律类的书,你看过经济学的书吗?那好,你说你是个人文社科的爱好者,以上的书籍我都有涉猎,那我问你,你打过“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是混合动力汽车还是纯电动汽车”这样的辩题吗??发动机,电池,能源,材料,国家战略,政策引导,成本计算。。。。刷论文吧,孩子
手动再见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能不能打赢辩论比赛,跟书看得多是两码子事......

毕竟辩论是一种竞技活动,不是在那边讲理的,讲理讲得多反而容易偏离主题,甚至给对手制造许多攻击自己的机会。

书读得多,也许可以让脑袋动得快,比较容易想到一些奇淫巧技的观点,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这也许有帮助,但老实说没有直接的关系。主要还是看辩论技巧,不以辩论技巧为主,书读得多反而是累赘。

举个例子,我以前参加过学校举办的小型辩论活动,主题是企业伦理,对于修过伦理学课程的哲学系学生来说,听起来应该不难吧?应该很容易打赢那些只学过些粗点企业伦理课程的外系同学吧?答案是否定的。

当时我跟几个学弟妹去组队参加,在拿该活动的历届题目练习时,几个学弟妹在讨论时,就正经八百地以哲学的方式,用那些伦理学理论认真的讨论,反而觉得我提倡那种(1)让人听得懂、(2)简化的、(3)逻辑适度简化不深度的、(4)有些狡辩且不够严谨的回应方式,是偏离了方向,就花了几天听他们大谈这些历届题目如何以几种不同的哲学立场切处,并听他们大骂我说我提出的辩论方案和说法,完全都是不需要读什么书,谁都可以扯的。

结果,反而到了比赛的时候,在前面几场吃了亏,他们注意到那些非哲学系的辩论手大多数都采用我那种讨论方式,以辩倒对手为上,而非以讨论哲学理论的点为主,并且受到评审青睐,在几场差点输了比赛后,他们才注意到原来辩论跟哲学是两码子事,才慢慢地转向我一开始就要求的方式,才免强拿了个稍微满意的名次,失败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在辩论的论述中,没有办法有效地适应辩论比赛中的技巧。

Anatolov

赞同来自:

辩题:净化网络环境,重在政府管制/民众监督

浅显的论:
政府有执行的强制力,民众有监督的广泛性,于是陷入到正方“没政府的执行就不能净化”以及反方“没民众的发现也无从解决”(实际上并非如此绝对,但双方极有可能会这样表述)的缺失性比较,然后无限循环

以下是我的反方立论,试答——
先明确几个点:(1)“净化”并不是所谓的彻底消除,彻底消除是不可能的,我们只需要使网络环境更加洁净,达到一个我们期待的程度;(2)民众监督并不是、也无需每一个人都自觉监督——只要相当一部分人能积极监督,足矣
提出比较标准。在净化网络环境中,政府管制和民众监督都有进一步发挥的空间,理论上,着重释放政府管制/民众监督的潜力,都可以达成净化网络环境的目标。由此,在理论上两者都可行的情况下比较应以何者为重,我方的标准是,现实中哪种方案具有更高的成本—收益比(更具可行性)
释放政府管制的剩余潜力,需要扩充网监对那等部门的编制、提升技术水平,等等,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而且,政府的规模已经十分庞大,进一步的投入面临着边际成本递增或者说边际效用递减(如图)。这也就是说,理论上政府管制可以净化网络环境,但实际中的成本—收益比不合算,需要巨大的财政支出

需要巨大的财政支出,财政面临压力,一般来说就要加税或增设新税种,但不要忘记,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北美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等等,背后的原因都有税收问题的,税收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议题
反观民众监督,理论上能收获同等的收益,且现实中每个人举报的成本相当之低,只是发现后的举手之劳,因此相较于政府管制具有更高的成本—收益比

至于民众积极监督的实现问题,暂且按下不表,以上,是对成本—收益进行分析的一点经济学的思维

HouuuurXX

赞同来自:

书读得再多,不能深入浅出都是白搭。
你讲一堆高深理论来支持你的观点,不说观众了,现在大学辩论赛的评委有几个是真的学识渊博?狐假虎威罢了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看肖磊学长的立论就明白了。

学渣猫

赞同来自:

立论深浅和读书多少没啥关系…和你会不会提炼、拆解、组合书中的观念有关系。没有提炼、拆解、组合观念的能力,读再多书也枉然,最多能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