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学不比儒学普及的原因是什么?

已邀请:

kintana moro

赞同来自:

-

两种解释。

正如另一位答主所说,墨家并不讨统治者的欢心。君主推行墨家往往只是为了获得墨家军事支持的妥协之计,并没有真心服从的意愿。其实儒家在战国时的境遇也是相同的,直到董仲舒被武帝采用为止。

另一种就是很简单的,墨家最后一代钜子孟胜与百八十名墨者都在保卫阳城君的领地时被楚国军队屠戮了。墨家损失如此巨大的伤亡后就一蹶不振了,然后在武帝后消失。

-

王小历

赞同来自:

一句话来说就是。墨学没儒学讨人喜欢。
我们慢慢来说这个问题。
一家之言的普及迎程度,明显和它的主张相关。
所以要回答题主的困惑明显要从双方的主张下手。
墨学

墨学最出名的应该就是墨学十点了。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用;节葬;
翻译一下就是:我们谁都爱,天下人一家亲。战争这个东西我们怎么看都是个亏本生意,所以我们猛烈反对。谁can谁bibi,甭管是谁家的小谁。我们喜欢抱团干好事,所有阶级一起来为人民服务,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我们坚持科学发展观,以学好数理化为己任。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头上三尺有神明,你捉弄人,鬼捉弄你。我们相信知识改变命运,算命先生退散。周礼乐啥的甭搞了,费神又不好听。至于吃穿行搞那么好也没用,米就是米,布就是布,钱还不如拿来开荒。至于死了,就死了呗,能活人用的就甭下土了。
所以分析一下,墨学的其实给人一种很学究的感觉。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国籍、身份、财富、礼节什么的其实是很次要的,因为这些东西太虚,没有实质意义,有损国家发展,甚至可能导致完全不必要的人灾。而另一方面,知识、才能、豁达、克己、节俭、对世人的关怀之心、对世界的敬畏之心等品质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才是真正可能切实改变这个世界的东西。虽然不能称之为现实主义,但是称之为实用主义应该是不为过的。

儒学

既然我们这里是在对比墨学和儒学,那么我认为把墨学和儒学都限定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主张来对比才是公平公正的,也就是说以孔子之儒为主,而不牵涉之后的子思子张等等的延伸。
要谈孔子和儒,那自然是从《论语》下手。而《论语》集中表现了四个字:仁;义;礼;智。
同理翻译一下:死了都要爱,我们是说敬爱,从明天起做一个仁爱的人,孝、弟(悌)、忠、恕礼、知、勇、恭、宽、信、敏、惠。凡事公正、合理、应该的事情,就是我们得做的事情。我们都
是礼貌的孩纸,该尊就尊,该护就护,该唱歌唱歌,该斋戒斋戒,僭越这种事情我们从来不干,你们也别想。人活着,该有的节操得有,说人话,干人事。
其实仔细看完不难发现,儒学其实很虚(废话,我们讨论的是哲学,又不是明天的考点。)他们关心的其实是一个人应该怎么活着。在提及仁的时候特别强调了孝悌,也就是对于家人的爱,对血肉至亲的爱,你可以不必推己及人,但是这个没有你连人都不算。他们也非常重视礼节,这个虽然有形式主义的意思,但是形式是内容的必要载体,而这个内容就是尊卑上下的社会结构,这个结构稳定了,社会就稳定了。分开看没人喜欢累赘,礼节就是个累赘,但是如果礼节可以带来和平,那么他们就喜欢礼节。至于节操,则更接近原则,活着生之为人的底线一类的东西,这个是无论放在个人、国家、社会层面都可以继续展开的东西。

普及

OK,我们让这两者来正面PK吧~

所谓普及的难与易,我认为有这么两个个方面的因素起着作用。
1.某主张对于人、阶级的存活利弊
2.某主张的学习、坚持难易
第一点说世俗一点,就是某主张利于某白丁的存继活着利于某权势的长久。注意这个’或’字,众妙之门之所在。而第二点其实更像是主张本身带来的推行难度一样的东西,这个应该不难理解。
那么开战~\(-v-)/~
墨学的主张对于白丁来说应该利弊参半的:如果我们所有白丁都坚持墨学那么我们将会免除战争之灾祸,走哪儿都有自己人。而且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出生下来如果笨,没事,种田去呗,聪明,那就出仕咯,聪敏还不想当官,那就加入我们墨学科协探索自然规律吧,全天下的’家人’会养咱的。反正没有限制,唯才是举。我能干啥就干啥,而且是我能干啥社会就会给我这个机会去干啥,不会有阶级障碍;但是有点不爽的就是,漂亮衣服不能穿,好吃的东西不能吃,虽然本然也不是能天天来一套,但是牙祭都没了,还是有点小不爽。所以白丁对于墨学应该是中立态度。
而墨学的主张对于当权者来说可能不是特别好一个东西,甚至就是个邪教。抛开天下一家亲这种大话,我们诸侯嫁过来娶过去早就一家亲了,但是不打仗可能就不太现实,因为最简单的看来,打仗赢了就有地,有地就能有粮,有粮就能卖钱养人,有钱有人我就可以让我天天吃上隔壁家卖的鲈鱼。如果我更有能耐点儿,就可以直接把隔壁干掉,隔壁养鲈鱼的鱼塘都归我承包~但是不打仗,我就可能被别人打,别跟我说大家都信墨学怎么怎么着,就算我不惦记隔壁家的鲈鱼,谁知道隔壁惦不惦记我家的山药?至于才能这个东西,如果真是按才能来,那现在的贵族还混不混?这个都算了,谁知道你们那天觉得我这个老大太蠢了,把这个位置也给竞争上岗了,那国家就算在繁荣怕也没我享受的份儿了。至于数理化,不能换钱,不能换地,不干我事。但是好吃的不让吃,好衣服不让穿,死了去那个世界还不让我带点东西过去,那我还当诸侯干嘛?所以对于当权者来说,墨学实在不是个合适的选项。

那么儒学的主张对于白丁来说呢?客观来讲应该是不太容易被接受的。首先,仁,这个好说,我爱我家,血肉至亲。至于仁爱天下,为仁而死,这个有点难,咱们先放一边。义,这个就是我该干嘛就干嘛嘛,基本认同废话,不过如果如果有人违背了,我应该可以骂他不义吧?礼,这个应该就是爱爸妈,爱乡长之类的意思吧,至于表达方式,这个希望不要太复杂,只要不要对于我正常种田,出仕什么的造成影响就行。至于智,你是说我以后不准笑话隔壁子老王有断腿?还要给他钱??田都要帮他看着???文明人这么麻烦…..
但是儒学主张对于当权者们来说就不是个特别糟糕的东西了,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个非常好用的工具。仁,这个好说,我不爱民可能连我自己的命都没有了,但是爱他们他们说不定就愿意为我服务打仗什么的,也就是说仁比不仁应该说好处明显,虽然可能现在要克制一下我吃鲈鱼的速率以及后宫的扩张速率什么的,但是改善的好处应该也是容易遇见的。义,这个字简直就是为我创造的,以后我看谁不爽编个理由说谁不义就行了,想打谁打谁,想弹劾谁弹劾谁,虽然有被反过来弄的危险,但是还在可控制范围内。礼,想出这个要求的人简直是天才。相当于我被尊重成为一种为人,为有道德的人的必须要求了,换句话,不尊敬我就不是人,管你有没有才华呢,除了必须要给天子啥的进贡有点小烦,但指不准那天我就是那个位置,忍忍也值得。智,这个可以操控嘛,毕竟没人知道道德是个啥,那群儒学也没说出来。
所以情形如下

白丁 当权 结果
墨学 中立 反对 无拥戴无推行
儒学 反对 支持 无拥戴有推行
儒学以微妙的优势胜出~得以普及~

(但实际上来说在战国时期谈二者的普及是非常不恰当的,因为二者都没能达到普及的程度。因为此二者都没能在实际层面上实现一个所有诸侯都关心的问题,那就是国家的战争、经济实力的强大,所以二者虽然被民间的一些学徒们认为是制世之学,但其实践范围实在是有限,从没有上升到国家国际的高度。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普及,实际上应该是从汉朝开始的事情了,墨学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汉朝当权者纳入行政思想,因为对于政权有过大的不稳定影响,太不可控,而在老庄之道和孔孟之道的战斗中,在汉武帝的渴战需求下,无为而治的思想实在不能和董仲舒改良版的儒学所提供的战斗力相较高下,由此开启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代。至于外儒内法,那也是唐宋的事情了。墨学,作为一个富有自然科学爱好者特有的浪漫色彩的主义,实在不是一个为官治世的好工具,由此被上位者留作谈资,不为显学而崇尚。 )

以上就是我认为的理由,纯主观,希望对问主有帮助,同时虚心接受各路大神指教。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墨学、儒学这一类的“学问”,如果想要普及,就离不开社会基础。

墨学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凭空想象出来的玩意。近代的共产主义论证多么严谨,具体实现中还不是完全扭曲了吗?更何况2000年前的古人,仅凭一些理念和几篇无煽动性、无文采、逻辑简单的文章,能实现什么?

儒学则有夏商周数千年的社会背景作基础。仁义礼智不是凭空编出来的,而是早已有之,孔子可没发明过什么新的礼,进太庙还每事问呢。什么诗经易经书经之类的,也是早就存在的文献。经过实践检验、发展了数千年、深入民间的东西,怎么会不普及?

我觉得很多人理解的“百家争鸣”其实有问题。百家争鸣并不是包括儒家在内的各家各派之间 “平等” 的争论。在百家之外有一个最强大的既有的思想文化,即夏商周传下来的中华文化。儒家是这个传统的拥护者,其他诸子百家则是提出各种新的观点。

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以既有的传统为主体,并打上百家之中的胜出者法家这个补丁。所以基本上还是儒家。

千岩

赞同来自:

即使到现在,喜欢物理的人也没有喜欢打游戏的人多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