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入于儒,即入于墨


墨家,中国古代春秋时的思想家派系之一,代表人物为墨子,建立于春秋战国墨子的生活时期,基本消失于汉武帝时期。
生平事迹:墨子出生社会下层。最初受业于儒家(“受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后对儒家维护强权高贵尊尊亲亲压抑人性的统治思想不满,遂脱离而创立墨家。儒,墨同为春秋战国时期显学,有;不入于儒,即入于墨;之说。墨家同时被视为中国最早的民间结社组织,有着严密组织和严格纪律,其最高的领袖被称为;巨子;,墨家的成员都自称为;墨者;。墨者必须服从巨子的领导,听从指挥,可以;赴汤蹈刃,死不旋踵;,意思是说至死也不后转脚跟后退。
墨家的主要思想主要保存在《墨子》一书中。这部书是由墨子弟子编辑整理而成。《汉书-艺文志》记载,《墨子》共71篇,现存53篇。
墨子的基本思想主要有以下十点:
兼爱
人人平等互助互爱。
非攻
反对侵略战争。
尚贤
不分贵贱唯才是举。
尚同
上下一心为人民服务,为社会兴利除弊。
天志
掌握自然规律。
明鬼
尊重前人智慧和经验。
非命
通过努力奋斗掌握自己的命运。
非乐
摆脱划分等级的礼乐束缚,废除繁琐奢靡的编钟制造和演奏。
节用
节约以扩大生产。
节葬
不把社会财富浪费在死人身上。
已邀请:

善恶难辨

赞同来自:

 墨子,战国初期伟大的思想家,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姓墨名翟,生卒年不详。
  近代学者一般认为,墨子生于公元前476年左右,卒于公元前390年左右。墨子出生何地,也有争议。《史记·孟荀列传》说他是“宋之大夫”,《吕氏春秋·当染》认为他是鲁国人,也有的说他原为宋国人,后来长期住在鲁国。墨子自称“今翟上无君上之事,下无耕农之难”,似属当时的“士”阶层。但他又承认自己是
“贱人”。他可能当过工匠或小手工业主,具有相当丰富的生产工艺技能。墨子“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长期奔走于各诸侯国之间,宣传他的政治主张。相传他曾止楚攻宋,实施兼爱、非攻的主张。他“南游使卫”,宣讲“蓄士”以备守御。又屡游楚国,献书楚惠王。他拒绝楚王赐地而去,晚年到齐国,企图劝止项子牛伐鲁,未成功。越王邀墨子作官,并许以五百里封地。他以“听吾言,用我道”为前往条件,而不计较封地与爵禄,目的是为了实现他的政治抱负和主张。
  墨子哲学思想的主要贡献是在认识论方面。他以“耳目之实”的直接感觉经验为认识的唯一来源,他认为,判断事物的有与无,不能凭个人的臆想,而要以大家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为依据。墨子从这一朴素唯物主义经验论出发,提出了检验认识真伪的标准,即三表:“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废(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墨子把“事”、“实”、“利”综合起来,以间接经验、直接经验和社会效果为准绳,努力排除个人的主观成见。在名实关系上,他提出“非以其名也,以其取也”的命题,主张以实正名,名副其实。墨子的认识论也有很大的局限性,他忽视理性认识的作用,片面强调感觉经验的真实性。他曾以有人“尝见鬼神之物,闻鬼神之声”为理由,得出“鬼神之有”的结论。墨子的世界观中存在着深刻的内在矛盾。一方面他强调“非命”、“尚力”,认为决定人们不同遭遇的不是“命”,而是“力”。他指出,“赖其力而生,不赖其力则不生”,充分肯定“人力”在社会生活与改造自然过程中的作用,另一方面,墨子又肯定“天志”和“鬼”的作用。他把“天”说成是有意志的人格神,宣扬“顺天意者”,“必得赏”;“反天意者”,“必得罚”。他认为“兼相爱,交相利”就是“顺天意”,“别相恶,交相贼”就是“反天意”。他又认为,鬼神能“赏贤而罚暴”。他把天鬼的意志和百姓的利益说成是一回事,认为天鬼是专门为万民“兴利除害”的,这实际上成了墨子所操持的工具。墨子在政治上提出了“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等主张。“兼以易别”是他的社会政治思想的核心,“非攻”是其具体行动纲领。他认为只要大家“兼相爱,交相利”,社会上就没有强凌弱、贵傲贱、智诈愚和各国之间互相攻伐的现象了。他对统治者发动战争带来的祸害以及平常礼俗上的奢侈佚乐,都进行了尖锐的揭露和批判。在用人原则上,墨子主张任人唯贤,反对任人唯亲,主张“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他还主张从天子、诸侯国君到各级正长,都要“选择天下之贤可者”来充当;而人民则要服从君上,做到“一同天下之义”。
  墨子也是中国古代逻辑思想的重要开拓者之一。在《墨子》一书中,他比较自觉地、大量地运用了逻辑推论的方法,以建立或论证自己的政治、伦理思想。墨子最早提出名实必须相符的思想。他还在中国逻辑史上第一次提出了辩、类、故等逻辑概念。在《耕柱篇》中,要求“能谈辩者谈辩”,并要求将“辩”作为一种专门知识来学习。他在反驳别人的观点时常说“子未察吾言之类,未明其故也”,并把“无故从有故”,即没有理由的服从有理由的作为辩论的原则。墨子的“辩”虽然统指辩论技术,但却是建立在知类(事物之类)明故(根据、理由)基础上的,因而属于逻辑类推或论证的范畴。墨子所说的“三表”既是言谈的思想标准,也包含有推理论证的因素。墨子还善于运用类推的方法揭露论敌的自相矛盾。由于墨子的倡导和启蒙,墨家养成了重逻辑的传统,并由后期墨家建立了第一个中国古代逻辑学的体系。
  墨子的哲学思想反映了从宗法奴隶制下解放出来的小生产者阶层的二重性,他的思想中的合理因素为后来的唯物主义思想家所继承和发展,其神秘主义的糟粕也为秦汉以后的神学目的论者所吸收和利用。墨子作为先秦墨家的创始人,在中国哲学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墨子在上说下教中,言行颇多,但无亲笔著作。今存《墨子》一书中的《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天志》、《明鬼》、《非乐》、《非命》等篇,都是其弟子或再传弟子对他的思想言论的记录。这是研究墨子思想的重要依据�

善恶难辨

赞同来自:

墨子育才的故事:

  耕柱是一代宗师墨子的得意门生,不过,他老是挨墨子的责骂。耕柱觉得非常委屈,因为在众多门生之中,他是公认的最优秀的学生,所以经常遭到墨子指责,他感到很失面子。有一天,当墨子再次责备他时,他有些不平地问:“老师,难道在这么多学生当中,我竟是如此的差劲,以至于要时常遭您老人家责骂吗?”墨子听后,丝毫不动肝火:“假设我现在要上太行山,依你看,我应该用良马来拉车,还是用老牛来拖车?”耕柱回答说:“再笨的人也知道要用良马来拉车。”墨子又问:“那么,为什么不用老牛呢?”耕柱答道:“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良马足以担负重任,值得驱遣。”墨子说:“你答得一点也没有错,我之所以时常责骂你,是因为你能够担负重任,值得我一再地教导与匡正。�

善恶难辨

赞同来自:

。《墨子·公输篇》记载了一个故事:公输班为楚国造云梯准备攻宋。楚是大国,宋是较小的国,墨子从齐国赶到楚国,说服公输班和楚王不能以大国欺侮小国;同时,他还派人赶到宋国帮助作好防守的准备,结果制止了楚对宋的战争�

[已注销]

赞同来自:

墨子不仅重视实践,而且重视理论。他好学深思,苦读博览。最初学习古代传统文化和当时有影响的儒学,曾跟周官史角的传人学习周礼,“修先圣之术,通六艺之伦”,遍读百国《春秋》。墨子平日言谈、讲学、辩论,经常引用《诗经》、《书经》和周、鲁、燕、宋、齐等国的《春秋》,对中国传统文化典籍非常精通。他在学儒的同时,发现了儒家的缺点,“以为其礼烦扰而不悦,厚葬靡财而贫民,久服伤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孔子推崇周公,墨子效法夏禹。他称颂夏禹亲自拿着木锨疏通江河,治理洪水,奔波劳累得股上没有肉,腿上没有毛,是为天下利益艰苦奋斗的圣人。他对儒家“亲亲有术,尊贤有等,强执有命,繁饰礼乐”等内容进行批驳,与儒家分道扬镳,提出自己的观点,创立了墨学。墨学主要有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非命、天志、明鬼等十大政治思想主张。墨子思想里最核心的东西是“兼爱”。所谓“兼爱”就是尽爱世上之人。他认为,“爱”是无差等无厚薄的,提倡人与人之间平等的爱,比起儒家的“爱有差等”更具有进步意义。他主张的“非攻”,与“兼爱”完全一致,极力反对掠夺战争,认为掠夺战争是一种极不正义的犯罪行为。他在治理国家方面,提出了很多进步的主张。在政治上,主张“尚贤使能”,注重选拔使用人才;主张“不别贫富、贵贱、远迩、亲疏”,做到“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只要是贤能的人,就要提拔重用,让他们当官。他针对统治阶级肆无忌惮的挥霍浪费和放纵私欲,提出节用、节葬、非乐的主张。他“非乐”反对的是颓废淫荡的靡靡之音,并不反对音乐本身。他主张节用节葬,是合情合理的,符合人民的愿望,也是很有胆识的,在今天依然有现实意义。他不赞成“命运”之说,是先秦思想家中第一个明确反对“命定论”的人。他把“天”和“命”区分开,相信“天”而不相信“命”。他把本来只是一片苍茫的天说得有意志、有感情,把一切自然发生的现象看成是上天爱人的表现,其目的是给“兼爱”思想确立至高无上的权威。此外,在自然科学、文化教育、逻辑学、军事防守、工程技术等方面,都有杰出的贡献。尤其在宇宙观、力学、数学、光学等方面的见解,与近代科学原理相比,几乎完全相同。
   墨子多次与儒家弟子辩论。一天,巫马子对墨子说:“你行义,没见有人帮助人,也没见鬼神赐福给你。但是你还在做,你有疯病?”墨子回答:“假若你有两个家臣,一个表里不一,一个表里如一,你看重哪个?”巫马子说:“我看重后者。”墨子说:“既然这样,你也看重有疯病的人。”一次,公孟子头戴礼帽,腰间插笏,穿着儒者服饰来见墨子,问服饰与行为有何联系。墨子说:“从前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越王勾践四位国君,服饰好孬贵贱不同,但作为却一样。我认为有无作为不在于服饰。”用事实折服了公孟子。墨子对程子说,儒家学说有四个方面足以丧亡天下。程子说墨子诋毁儒家。墨子说此为告闻绝非诋毁。数日后,墨子又与程子辩论,称赞孔子。程子问:“您一向攻击儒家,为什么又称赞孔子?”墨子答道:“孔子也有合理而不可改变的地方,应予区别对待。”墨子坚持对事不对人,真正做到了“不以言废人”。
   鲁国南部有一个名人叫吴虑,冬天制陶,夏天耕作,自比尧舜。墨子听说后就去见他。吴虑对墨子说:“义,贵在切实可行,何必空言!”墨子说:“你亲自陶稼,分之于民,获利太小。我认为不如诵读与研究先王的学说,通晓与考察圣人的言辞,在上劝说王公大人,在下劝说平民百姓。王公大人采用了我的学说,国家一定能得到治理;平民百姓采用了我的学说,品行必有修养。所以我认为,即使不耕作、不纺织,而功劳胜过耕作与纺织。我到各国宣传义,可以救天下,获利巨大,怎能不去宣传呢?”
  墨子以“兴天下之利,除万民之害”为己任,到处奔走,宣传行义。经过实践,他深感靠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必须更多的人为此献身。约在三十岁之前,他创办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设有文、理、军、工等科的综合性平民学校,培养了大批人才。史称“弟子弥丰,充满天下”,其学说成为“言盈天下”的显学。墨子知道,仅靠说教不行,还必须有坚强的实力作后盾才能成功。于是,仅靠说教不行,还必须有坚强的实力作后盾才能成功。于是,他组建了有纲领、有组织和纪律严密的墨家团体,其领袖为巨子。墨子要求成员身穿粗布衣,以自苦为荣;不仅要有知识和专业技能,多数成员还要接受军事训练,并随时准备打仗,为兴利除害贡献力量�

成都泉友

赞同来自:

道家应该是高于其他所有门派,他才是真正的哲学,包罗万象,应该是道家和墨家学说都要学,前者可把握宇宙界的本质,后者可掌握治国之道,也可以用老子的道德经加以评论~

[已注销]

赞同来自:

早期道家分为清虚与纵欲两派,后来在稷下学宫又分出刑名之学,这一支最终演化为法家。
其实要研究老子不能看今本《道德经》,而是要看七十年代出土的《楚简老子》,《楚简老子》才是〈老子〉的原书,今本〈老子〉在战国末期与汉初被修改,钱穆先生认为今本〈老子〉中部分救世思想来自宋子,而当中的刑名法家思想来自尹文,战国中期的齐国稷下学宫,宋子与尹文子影向非常大,韩非子乃是直接承袭尹文的刑名思想〈庄子天下〉把宋尹列为一家,但宋子与尹文思想分岐非常大,虽都以“见侮不辱”为目标,但宋子是直接承继墨家的兼爱非攻思想以宽容为前提达至见侮不辱,而尹文是主张以严法使人见侮不敢辱,〈尹文子〉中说道“道行于世贫者不怨富者不骄,法行于世则贫者不敢怨,富者不敢骄”,以严法治国勉强达至道行于世的效果。
〈史记〉中提到的黄老学者并没有尹文,尹文可能本是墨者,初与宋子游稷下但对墨家思想产生怀疑渐趋向于近法家的刑名之学。
在〈史记〉原书可能有为墨家列传,但因汉朝严禁言墨被删削,记录墨子只有二十多字,而与墨家有关的学者如宋子,陈仲,许行,惠施等这些出于墨学的学者都没有记载,这不能看成巧合,尹文也一样没有列传尹文可能也是出于墨者�

陈启礼

赞同来自:

道家重于大原则的东西,且较偏重于出世法门,而墨家有自己入世独到的实践和系统的理论,吾辈当修道以内圣,行墨以外王�

成都泉友

赞同来自:

第二十二 鲁问

讲的最精彩了,墨子的学说真是百读不厌啊!我每天都要读到零晨三点过才睡觉�

梵天幻蝶

赞同来自:

呵呵!
有诸多先贤圣言,何用马学戕害国人!
民族幸甚?民族悲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