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攻》

  子夏〔2〕的徒弟公孙高〔3〕来找墨子〔4〕,已经好几回了,总是不在家,见不着。大约是第四或者第五回罢,这才恰巧在门口遇见,因为公孙高刚一到,墨子也适值回家来。他们一同走进屋子里。 
  公孙高辞让了一通之后,眼睛看着席子〔5〕的破洞,和气的问道: 
  “先生是主张非战的?” 
  “不错!”墨子说。 
  “那么,君子就不斗么?” 
  “是的!”墨子说。 
  “猪狗尚且要斗,何况人……” 
  “唉唉,你们儒者,说话称着尧舜,做事却要学猪狗,可怜,可怜!”〔6〕墨子说着,站了起来,匆匆的跑到厨下去了,一面说:“你不懂我的意思……” 
  他穿过厨下,到得后门外的井边,绞着辘轳,汲起半瓶井水来,捧着吸了十多口,于是放下瓦瓶,抹一抹嘴,忽然望着园角上叫了起来道: 
  “阿廉〔7〕!你怎么回来了?” 
  阿廉也已经看见,正在跑过来,一到面前,就规规矩矩的站定,垂着手,叫一声“先生”,于是略有些气愤似的接着说: 
  “我不干了。他们言行不一致。说定给我一千盆粟米的,却只给了我五百盆。我只得走了。” 
  “如果给你一千多盆,你走么?” 
  “不。”阿廉答。 
  “那么,就并非因为他们言行不一致,倒是因为少了呀!” 
  墨子一面说,一面又跑进厨房里,叫道: 
  “耕柱子〔8〕!给我和起玉米粉来!” 
  耕柱子恰恰从堂屋里走到,是一个很精神的青年。 
  “先生,是做十多天的干粮罢?”他问。 
  “对咧。”墨子说。“公孙高走了罢?” 
  “走了,”耕柱子笑道。“他很生气,说我们兼爱无父,像禽兽一样。”〔9〕 
  墨子也笑了一笑。 
  “先生到楚国去?” 
  “是的。你也知道了?”墨子让耕柱子用水和着玉米粉,自己却取火石和艾绒打了火,点起枯枝来沸水,眼睛看火焰,慢慢的说道:“我们的老乡公输般〔10〕,他总是倚恃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兴风作浪的。造了钩拒〔11〕,教楚王和越人打仗还不够,这回是又想出了什么云梯,要耸恿楚王攻宋去了。宋是小国,怎禁得这么一攻。我去按他一下罢。” 
  他看得耕柱子已经把窝窝头上了蒸笼,便回到自己的房里,在壁厨里摸出一把盐渍藜菜干,一柄破铜刀,另外找了一张破包袱,等耕柱子端进蒸熟的窝窝头来,就一起打成一个包裹。衣服却不打点,也不带洗脸的手巾,只把皮带紧了一紧,走到堂下,穿好草鞋,背上包裹,头也不回的走了。从包裹里,还一阵一阵的冒着热蒸气。 
  “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呢?”耕柱子在后面叫喊道。 
  “总得二十来天罢,”墨子答着,只是走。 




  墨子走进宋国的国界的时候,草鞋带已经断了三四回,觉得脚底上很发热,停下来一看,鞋底也磨成了大窟窿,脚上有些地方起茧,有些地方起泡了。〔12〕他毫不在意,仍然走;沿路看看情形,人口倒很不少,然而历来的水灾和兵灾的痕迹,却到处存留,没有人民的变换得飞快。走了三天,看不见一所大屋,看不见一颗大树,看不见一个活泼的人,看不见一片肥沃的田地,就这样的到了都城〔13〕。 
  城墙也很破旧,但有几处添了新石头;护城沟边看见烂泥堆,像是有人淘掘过,但只见有几个闲人坐在沟沿上似乎钓着鱼。 
  “他们大约也听到消息了,”墨子想。细看那些钓鱼人,却没有自己的学生在里面。 
  他决计穿城而过,于是走近北关,顺着中央的一条街,一径向南走。城里面也很萧条,但也很平静;店铺都贴着减价的条子,然而并不见买主,可是店里也并无怎样的货色;街道上满积着又细又粘的黄尘。 
  “这模样了,还要来攻它!”墨子想。 
  他在大街上前行,除看见了贫弱而外,也没有什么异样。楚国要来进攻的消息,是也许已经听到了的,然而大家被攻得习惯了,自认是活该受攻的了,竟并不觉得特别,况且谁都只剩了一条性命,无衣无食,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想搬家。待到望见南关的城楼了,这才看见街角上聚着十多个人,好像在听一个人讲故事。 
已邀请: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当墨子走得临近时,只见那人的手在空中一挥,大叫道: 
  “我们给他们看看宋国的民气!我们都去死!”〔14〕 
  墨子知道,这是自己的学生曹公子的声音。 
  然而他并不挤进去招呼他,匆匆的出了南关,只赶自己的路。又走了一天和大半夜,歇下来,在一个农家的檐下睡到黎明,起来仍复走。草鞋已经碎成一片一片,穿不住了,包袱里还有窝窝头,不能用,便只好撕下一块布裳来,包了脚。不过布片薄,不平的村路梗着他的脚底,走起来就更艰难。到得下午,他坐在一株小小的槐树下,打开包裹来吃午餐,也算是歇歇脚。远远的望见一个大汉,推着很重的小车,向这边走过来了。到得临近,那人就歇下车子,走到墨子面前,叫了一声“先生”,一面撩起衣角来揩脸上的汗,喘着气。 
  “这是沙么?”墨子认识他是自己的学生管黔敖,便问。 
  “是的,防云梯的。” 
  “别的准备怎么样?” 
  “也已经募集了一些麻,灰,铁。不过难得很:有的不肯,肯的没有。还是讲空话的多……” 
  “昨天在城里听见曹公子在讲演,又在玩一股什么‘气’,嚷什么‘死’了。你去告诉他:不要弄玄虚;死并不坏,也很难,但要死得于民有利!” 
  “和他很难说,”管黔敖怅怅的答道。“他在这里做了两年官,不大愿意和我们说话了……” 
  “禽滑厘呢?” 
  “他可是很忙。刚刚试验过连弩〔15〕;现在恐怕在西关外看地势,所以遇不着先生。先生是到楚国去找公输般的罢?” 
  “不错,”墨子说,“不过他听不听我,还是料不定的。你们仍然准备着,不要只望着口舌的成功。” 
  管黔敖点点头,看墨子上了路,目送了一会,便推着小车,吱吱嘎嘎的进城去了。 




  楚国的郢城〔16〕可是不比宋国:街道宽阔,房屋也整齐,大店铺里陈列着许多好东西,雪白的麻布,通红的辣椒,斑斓的鹿皮,肥大的莲子。走路的人,虽然身体比北方短小些,却都活泼精悍,衣服也很干净,墨子在这里一比,旧衣破裳,布包着两只脚,真好像一个老牌的乞丐了。 
  再向中央走是一大块广场,摆着许多摊子,拥挤着许多人,这是闹市,也是十字路交叉之处。墨子便找着一个好像士人的老头子,打听公输般的寓所,可惜言语不通,缠不明白,正在手真心上写字给他看,只听得轰的一声,大家都唱了起来,原来是有名的赛湘灵已经开始在唱她的《下里巴人》〔17〕,所以引得全国中许多人,同声应和了。不一会,连那老士人也在嘴里发出哼哼声,墨子知道他决不会再来看他手心上的字,便只写了半个“公”字,拔步再往远处跑。然而到处都在唱,无隙可乘,许多工夫,大约是那边已经唱完了,这才逐渐显得安静。他找到一家木匠店,去探问公输般的住址。 
  “那位山东老,造钩拒的公输先生么?”店主是一个黄脸黑须的胖子,果然很知道。“并不远。你回转去,走过十字街,从右手第二条小道上朝东向南,再往北转角,第三家就是他。” 
  墨子在手心上写着字,请他看了有无听错之后,这才牢牢的记在心里,谢过主人,迈开大步,径奔他所指点的处所。果然也不错的:第三家的大门上,钉着一块雕镂极工的楠木牌,上刻六个大篆道:“鲁国公输般寓”。 
  墨子拍着红铜的兽环〔18〕,当当的敲了几下,不料开门出来的却是一个横眉怒目的门丁。他一看见,便大声的喝道: 
  “先生不见客!你们同乡来告帮〔19〕的太多了!” 
  墨子刚看了他一眼,他已经关了门,再敲时,就什么声息也没有。然而这目光的一射,却使那门丁安静不下来,他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只得进去禀他的主人。公输般正捏着曲尺,在量云梯的模型。 
  “先生,又有一个你的同乡来告帮了……这人可是有些古怪……”门丁轻轻的说。 
  “他姓什么?” 
  “那可还没有问……”门丁惶恐着。 
  “什么样子的?” 
  “像一个乞丐。三十来岁。高个子,乌黑的脸……”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阿呀!那一定是墨翟了!” 
  公输般吃了一惊,大叫起来,放下云梯的模型和曲尺,跑到阶下去。门丁也吃了一惊,赶紧跑在他前面,开了门。墨子和公输般,便在院子里见了面。 
  “果然是你。”公输般高兴的说,一面让他进到堂屋去。 
  “你一向好么?还是忙?” 
  “是的。总是这样……” 
  “可是先生这么远来,有什么见教呢?” 
  “北方有人侮辱了我,”墨子很沉静的说。“想托你去杀掉他……” 
  公输般不高兴了。 
  “我送你十块钱!”墨子又接着说。 
  这一句话,主人可真是忍不住发怒了;他沉了脸,冷冷的回答道: 
  “我是义不杀人的!” 
  “那好极了!”墨子很感动的直起身来,拜了两拜,又很沉静的说道:“可是我有几句话。我在北方,听说你造了云梯,要去攻宋。宋有什么罪过呢?楚国有余的是地,缺少的是民。杀缺少的来争有余的,不能说是智;宋没有罪,却要攻他,不能说是仁;知道着,却不争,不能说是忠;争了,而不得,不能说是强;义不杀少,然而杀多,不能说是知类。先生以为怎样?……” 
  “那是……”公输般想着,“先生说得很对的。” 
  “那么,不可以歇手了么?” 
  “这可不成,”公输般怅怅的说。“我已经对王说过了。” 
  “那么,带我见王去就是。” 
  “好的。不过时候不早了,还是吃了饭去罢。” 
  然而墨子不肯听,欠着身子,总想站起来,他是向来坐不住的〔20〕。公输般知道拗不过,便答应立刻引他去见王;一面到自己的房里,拿出一套衣裳和鞋子来,诚恳的说道: 
  “不过这要请先生换一下。因为这里是和俺家乡不同,什么都讲阔绰的。还是换一换便当……” 
  “可以可以,”墨子也诚恳的说。“我其实也并非爱穿破衣服的……只因为实在没有工夫换……” 




  楚王早知道墨翟是北方的圣贤,一经公输般绍介,立刻接见了,用不着费力。 
  墨子穿着太短的衣裳,高脚鹭鸶似的,跟公输般走到便殿里,向楚王行过礼,从从容容的开口道: 
  “现在有一个人,不要轿车,却想偷邻家的破车子;不要锦绣,却想偷邻家的短毡袄;不要米肉,却想偷邻家的糠屑饭:这是怎样的人呢?” 
  “那一定是生了偷摸病了。”楚王率直的说。 
  “楚的地面,”墨子道,“方五千里,宋的却只方五百里,这就像轿车的和破车子;楚有云梦,满是犀兕麋鹿,江汉里的鱼鳖鼋鼍之多,那里都赛不过,宋却是所谓连雉兔鲫鱼也没有的,这就像米肉的和糠屑饭;楚有长松文梓榆木豫章,宋却没有大树,这就像锦绣的和短毡袄。所以据臣看来,王吏的攻宋,和这是同类的。” 
  “确也不错!”楚王点头说。“不过公输般已经给我在造云梯,总得去攻的了。” 
  “不过成败也还是说不定的。”墨子道。“只要有木片,现在就可以试一试。” 
  楚王是一位爱好新奇的王,非常高兴,便教侍臣赶快去拿木片来。墨子却解下自己的皮带,弯作弧形,向着公输子,算是城;把几十片木片分作两份,一份留下,一份交与公输子,便是攻和守的器具。 
  于是他们俩各各拿着木片,像下棋一般,开始斗起来了,攻的木片一进,守的就一架,这边一退,那边就一招。不过楚王和侍臣,却一点也看不懂。 
  只见这样的一进一退,一共有九回,大约是攻守各换了九种的花样。这之后,公输般歇手了。墨子就把皮带的弧形改向了自己,好像这回是由他来进攻。也还是一进一退的支架着,然而到第三回,墨子的木片就进了皮带的弧线里面了。 
  楚王和侍臣虽然莫明其妙,但看见公输般首先放下木片,脸上露出扫兴的神色,就知道他攻守两面,全都失败了。 
  楚王也觉得有些扫兴。 
  “我知道怎么赢你的,”停了一会,公输般讪讪的说。“但是我不说。” 
  “我也知道你怎么赢我的,”墨子却镇静的说。“但是我不说。” 
  “你们说的是些什么呀?”楚王惊讶着问道。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公输子的意思,”墨子旋转身去,回答道,“不过想杀掉我,以为杀掉我,宋就没有人守,可以攻了。然而我的学生禽滑厘等三百人,已经拿了我的守御的器械,在宋城上,等候着楚国来的敌人。就是杀掉我,也还是攻不下的!” 
  “真好法子!”楚王感动的说。“那么,我也就不去攻宋罢。” 




  墨子说停了攻宋之后,原想即刻回往鲁国的,但因为应该换还公输般借他的衣裳,就只好再到他的寓里去。时候已是下午,主客都很觉得肚子饿,主人自然坚留他吃午饭——或者已经是夜饭,还劝他宿一宵。 
  “走是总得今天就走的,”墨子说。“明年再来,拿我的书来请楚王看一看。”〔21〕 
  “你还不是讲些行义么?”公输般道。“劳形苦心,扶危济急,是贱人的东西,大人们不取的。他可是君王呀,老乡!” 
  “那倒也不。丝麻米谷,都是贱人做出来的东西,大人们就都要。何况行义呢。”〔22〕 
  “那可也是的,”公输般高兴的说。“我没有见你的时候,想取宋;一见你,即使白送我宋国,如果不义,我也不要了……” 
  “那可是我真送了你宋国了。”墨子也高兴的说。“你如果一味行义,我还要送你天下哩!”〔23〕 
  当主客谈笑之间,午餐也摆好了,有鱼,有肉,有酒。墨子不喝酒,也不吃鱼,只吃了一点肉。公输般独自喝着酒,看见客人不大动刀匕,过意不去,只好劝他吃辣椒: 
  “请呀请呀!”他指着辣椒酱和大饼,恳切的说,“你尝尝,这还不坏。大葱可不及我们那里的肥……” 
  公输般喝过几杯酒,更加高兴了起来。 
  “我舟战有钩拒,你的义也有钩拒么?”他问道。 
  “我这义的钩拒,比你那舟战的钩拒好。”墨子坚决的回答说。“我用爱来钩,用恭来拒。不用爱钩,是不相亲的,不用恭拒,是要油滑的,不相亲而又油滑,马上就离散。所以互相爱,互相恭,就等于互相利。现在你用钩去钩人,人也用钩来钩你,你用拒去拒人,人也用拒来拒你,互相钩,互相拒,也就等于互相害了。所以我这义的钩拒,比你那舟战的钩拒好。”〔24〕 
  “但是,老乡,你一行义,可真几乎把我的饭碗敲碎了!”公输般碰了一个钉子之后,改口说,但也大约很有了一些酒意:他其实是不会喝酒的。 
  “但也比敲碎宋国的所有饭碗好。”“可是我以后只好做玩具了。老乡,你等一等,我请你看一点玩意儿。” 
  他说着就跳起来,跑进后房去,好像是在翻箱子。不一会,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只木头和竹片做成的喜鹊,交给墨子,口里说道: 
  “只要一开,可以飞三天。这倒还可以说是极巧的。” 
  “可是还不及木匠的做车轮,”墨子看了一看,就放在席子上,说。“他削三寸的木头,就可以载重五十石。有利于人的,就是巧,就是好,不利于人的,就是拙,也就是坏的。”〔25〕 
  “哦,我忘记了,”公输般又碰了一个钉子,这才醒过来。“早该知道这正是你的话。” 
  “所以你还是一味的行义,”墨子看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不但巧,连天下也是你的了。真是打扰了你大半天。我们明年再见罢。” 
  墨子说着,便取了小包裹,向主人告辞;公输般知道他是留不住的,只得放他走。送他出了大门之后,回进屋里来,想了一想,便将云梯的模型和木鹊都塞在后房的箱子里。 
  墨子在归途上,是走得较慢了,一则力乏,二则脚痛,三则干粮已经吃完,难免觉得肚子饿,四则事情已经办妥,不像来时的匆忙。然而比来时更晦气:一进宋国界,就被搜检了两回;走近都城,又遇到募捐救国队〔26〕,募去了破包袱;到得南关外,又遭着大雨,到城门下想避避雨,被两个执戈的巡兵赶开了,淋得一身湿,从此鼻子塞了十多天。 

                 一九三四年八月作。

[已注销]

赞同来自:

墨子吧真冷清,我帮你顶了.

[已注销]

赞同来自:

还有 别的篇章吗?

[已注销]

赞同来自:

呵呵,这是鲁迅的《故事新编》
不完全一样的

xiao_fanfan

赞同来自:

嗯 鲁迅的 还有篇《理水》不错 讲禹治水�

真北辰

赞同来自:

好贴
而且又是先生的
那么虽然不能的以吧主的手段置顶
也并不能加精
但多看到其实那有些吧里加精的
也断不是从真正学术或文笔上论的
而是党同伐异的精神的写照罢了

正如那些加精的人们,也不过是多说了几句表示赞同的话,摇了几下尾马巴而已。就得着了某些吧主的欢心,而加了精的。而那些转了先生的文章贴去的,地终因为是谩骂的话,是反对的言论,却虽然的是我们的民族魂,在那里却也没有小人那样的受到礼遇。
这个也是惯事的老例了罢�

无聊的海风

赞同来自:

我跟着幽灵来看看!

受伤幽灵

赞同来自:

鲁迅先生写的很有意�

[已注销]

赞同来自:

好东西啊 
能看的懂�

[已注销]

赞同来自:

xiexie 读一遍又一种不同的感觉,这大概就是鲁大哥的书吧,孤独中的安慰

星一束

赞同来自:

这坟挖得专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