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如果过分抬高鬼神会不会带来犹如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场景?

请问如果过分抬高鬼神会不会带来犹如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场景?
已邀请:

乐雅儒生

赞同来自:

前些日子我接触了一下基督教,但他们的各种乱象(例如 极端排他、互指异端、教条主义、反理性等等)使我重新思考墨家的鬼神观,

pcpc520pcpc

赞同来自:

鬼神的种类很多,信仰鬼神的人也是千差万别,根本不是信鬼神的事

虚幻者巨蟹

赞同来自:

鬼神问题,我用东晋干宝《搜神记》里的序言来回答你,首先序言先谈的不是鬼神,而是人间的史学。他是这样说的:即便是认真搜集史料,也无法保证完全不会失真。古籍里面,对同一件事有不同说法,十分常见。要追溯更久远的历史,失真的可能性就更高。但历史并没有因此废除史官,读书人也没有因此就不读书了,这是因为那些记载就算有各种错误,毕竟其价值在可容忍的限度内。接受一种明知道有很多缺陷的知识,还能大致估算出这些缺陷的限度,这其实是反人性的,必须有强大的理性来做支撑。但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理性是不够强大的,所以必然倒向不可知论,怀疑一切;或者倒向宗教,过上没有怀疑的踏实日子。 墨学提倡尊天敬鬼,对不可知论者,倡导普世价值(尊天志),传承传统文化(敬鬼神),构建理想信仰理论的支撑。
对信教者,墨学便是信众进行道德行为的自我教育载体。使一切热爱思考的人,只对真理负责,不迎合公众的鼓噪,不屈服于政治压力,不屈服于宗教组织上层人物的威权,不屈服于名利的诱惑,构建感性信仰理论的支撑。


再谈下墨学的“明鬼”,鬼神观已经深入国人的生活土壤,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这个可以观察我们的生活。比如逢年过节,追忆亡灵,告慰鬼魂,上坟扫墓,怀念先祖,人们通过各种形式聆听过去,铭记历史,这是“明鬼”所具有的追远缅怀,继往开来的深刻意味。以清明节为例,清明节是上古流传的中国“鬼节”。像这样的鬼节,中国还有很多,而且谈到鬼节,世界各地都有鬼节,比如西方有万圣节、泰国有鬼节、墨西哥也有鬼节。各地的鬼节都与当地的鬼文化密切相关。中国的鬼文化源远流长,鬼文化在中国有广阔的社会文化心理的根基,并非皆是迷信糟粕。《说文》“人所归为鬼”。《礼记》:“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每一个亡人都曾是这世上鲜活的生命,而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鲜活的肉体皆必归于尘土。虽然尘归尘土归土,但有腐朽也有不朽。在中国文化里,每一个人的身体必将归于腐朽,而所立之德,所立之功,所立之言,却可以“三不朽”。中国人这种独特的死亡哲学,包含了对死与生深刻的思考,也使得中国的鬼文化有了优秀的文化根基。通过清明节,祭奠鬼魂,慎思追远,聆听鬼的声音,辨明腐朽与不朽,继往开来,则死亡既是生命的归宿,也是新生命的开始,是我们未亡人应做之事。
追想史前时代,还没有文字,先人身既死,其所立之德、之功、之言,随时过境迁则多被后人遗忘,这是多么痛惜的事。所以《淮南子》说“苍颉作书鬼夜哭。” 鬼魂在夜里号哭,他们本来也有“三不朽”啊,先人的功德言不被后人铭记,有多少鬼魂死不瞑目啊?!所以鬼魂在夜里号哭。有文字之后,有关先人功德言行的记载逐渐多了起来,按理说鬼魂不必再号哭了。然而未必啊。先人的所立的功德言行多,被后人记载的少,这是其一;先人的功德言行虽被文字记载,后人却没有铭记于心,则是其二。先人的功德言行虽被铭记于心,后人却没有继承他们未竟的正义的事业,更是其三。这样想起来依旧有很多鬼魂死不瞑目啊。有多少亡灵所立之德不被扬,所立之功不被计,所立之言不被听,这些鬼魂是要在深夜痛哭的。何至于此啊,自古至今,有多少宏愿未了?有多少沉冤未雪?有多少鬼魂死不瞑目啊。
所谓“先生者先死”“人死而为鬼”,《明鬼》呼吁世人明死人之志。墨子说:“虽有深溪博林、幽涧毋人之所,施行不可以不董,见有鬼神视之。”一些人说这是迷信。殊不知墨家明鬼篇包含了深刻的道理。先人的不朽不被铭记,一个民族又以何走向光辉未来?先人的宏愿不被继承,一个社会又以何走向文明进步?先人的蒙冤不被雪洗,一个国家又以何走向公平正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能明鬼,则无以为人。过去之中暗示了现在,又孕育着未来。大到国家民族,小到个人,欲求的新生,则要洗心革面,静下心来聆听鬼的声音。
墨子,可谓千古明鬼第一人,《明鬼》篇非但指出明鬼的必要性,而且热情肯定了民间祭祀活动的巨大意义。墨子说聚众祭祀“上以交鬼神之福,下以合欢聚众,取亲于乡里”, 他认为,人们聚集到一起来举行祭祀活动,好处至少有两个:一则可以慎思追远,与先人对话,以邀鬼神之福,继往开来;二则祭祀活动并不是把食物倒在沟里搞浪费,而是联欢聚会,联络乡里间的感情,可以增进社会和谐。
“明鬼”遗教,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信者可以取其敬信而慎独,有益于世道人心;不信者可以取其礼仪而联谊,有益于慎终追远。后人说何以“不问苍生问鬼神”,南方有言,真心信鬼神,苍生必在心中。在这个无信仰的国家,还有几人常记“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古训呢?很多问题,不可以武断斥之为迷信。还是保留对未知领域的一点敬畏吧,偏执地说无,又何尝不是一种迷信呢?中国大多数人,还是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这也是好事,不是什么坏事。不信,反而并不美妙。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