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因何衰败而导致消亡?

再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诞生的四大主流学派:儒、法、道、墨。时至今日,四大学派中的儒、法、道依旧兴盛,而墨家基本上被遗忘了,这是为什么?
已邀请:

徐晓轶

赞同来自:

谢邀。
类似的问题回答过吧?
墨家是小手工业者的代表,但传统中国的主体是小农啊,小手工业者在春秋战国因为常年战争的刺激还得到了发展和聚集。但法家上台后采取的农战啊,小手工业的主体基本被收编为官办了,而民间的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中,肯定是分散的,一个乡村,有个铁匠、木匠啥的就够了,形不成规模、形不成大的行会来支持,怎么发展代表思想。
其实最关键的问题是小手工业在传统中国无法独立为一个自主体系。
我兔建国收编民族资本时先将上游的原料通过没收官僚资本都收归国有了,末端的消费流通网络通过先建立供销社卡住农村市场,然后一点点的再通过规模效应将城市市场也拿到手里,原料和市场都被卡住了,你还如何独立呢。
而传统中国也是如此啊,有名的盐铁论是干什么的?!本质上不就是卡住工业原材料和民用必需品吗,卡住这两者,就不需要用刀剑就能控制手工业者。而九卿中有个少府,也就是章邯的官职,少府以养天子也。怎么养呢,山泽之利。也就是说,田地种出来的都归大司农,以供军国之用,也就是国税收入用来养军队、提供公共服务及各级官府运行支出,而田地之外的矿山、水产之类的都是皇帝的小金库,也就是说,皇帝垄断盐铁是天然的。
也就是说,盐铁论指出卡住工业原材料的政治意义之后,小手工业本质上已经是皇权的附属品了,规模再上不去,哪还有墨家啥事啊。

从各家源流来看,道家应缘起于本土知识分子对乱世的厌恶,而夫子少也贱,对底层民众有浓厚的情感,无法割舍而独求自我超越,道儒之别其实就鲜明的体现在了接舆的已而,已而之中了。
道家是洁身自好,是绝不同流合污,是追求自身性灵的升华
而儒学由于无法割舍这斯土斯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天道远人道迩,所以儒学是报以深厚的情感抗起家国责任,所以儒学的超越之路是成人者终成己也
也就是说,道家是算了吧,然后自我超越;而儒学则实在无法舍弃,只好颠沛必于是、造次必于是、择善固执、知其不可而为之。
对于任何一个文明,积极、责任都是必须要鼓励的,所以儒学自然成为中华的主体,但儒学过于厚重,所以道家、墨家、法家都要加以批判以建立自己的理论。
道家上面说过了,法家保留了儒学的积极但有两点反动:
1、丢弃了儒学的理想主义色彩,夫子所创立的儒学带有非常浓厚的理想色彩,而法家则纯以利害相驱使,不要道义只要利益
2、彻底的工具化,儒学以仁为价值目标,通过仁义的自我约束而展开道德治理,法家去掉了仁义的底线而无原则、无底线,已经沦落为皇权独裁的高效工具。没有法家之前,再坏也不过坏一城,有了法家,就真的是祸害天下了
而墨家则是针对小农的道德乡村场景进行了反动,如批判儒家的厚葬等等,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两家的立论基点的不同:
1、儒学的发生点是农业社会低流动性、高密度的熟人社会,熟人有情,夫子将此私情升华为仁,仁者爱人。熟人之间的情分来自密切的互动,所以儒学自然形成了差等爱。而墨家是小手工业者,具有流动性和不稳定性,自然而然的,其人际的密切度其实很类似现代微信中的弱链接,自然可以兼爱
2、由于农业社会的流动性不高,所以儒学依靠道德进行治理,熟人社会,舆论的压力就足以形成一定的外部约束了,所以儒学更强调仁义原则、更强调学习反省以建立内在的约束。而小手工业者的流动性和不稳定性显然更需要强大的外部约束,我们中国又没有希腊这种公民会议的民主传统,所以墨子搞来搞去只好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天鬼来进行外部约束。其实就是走西方神权的路数,但很可惜啊,商武乙射天之后,我们中国就是王权压到了神权,夫子曰:敬鬼神而远之。这根本行不通
也就是说,墨家的理论根本就无法兼容传统中国的现实,加上上面分析的利益格局,内外交困之下自然无传了

滕浩

赞同来自:

师徒传授,精髓难践,是墨家传播两大弊端。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