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墨者、侠文化、刺客信条、平等意识、理想主义。

一楼喂狗熊。


已邀请:

手冢の草莓

赞同来自:

世有墨者兮 简衣陋食


行走天下兮 扶危济困


路见不平兮 拔刀相助


一诺万金兮 忠诚无二


英勇赴义兮 不畏生死


命归黄泉兮 魂归天地


身死百年兮 义存千古


墨兮墨兮墨兮 天地良心


魂兮魂兮魂兮 永世长存



这个世界有善与恶、黑与白、白与灰的交锋。


大多数正常人在面对残酷的斗争时,往往害怕引火烧身,所以希望自己置身事外,当旁观者。


对待弱者的悲惨境遇的态度是——扶、推、还是走掉——这直接决定了你在这世界上的总体角色是什么。

以改变好人的悲惨处境为目标,表达善良而弱势、或善良而强势的人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这也是我对“侠”的理解。


侠的理想,是在人世间保留一方理想主义的净土。


因为有善良而强大的力量出现,这种理想才可能成为有限的现实,也是我们跋涉于荆棘之上却能活下去的理由。

侠的总体特点,是表面上跟普通人一样不显山露水,骨子里都是忠厚、善良、有底线、理性、客观,能公平看待任何人和事物的人。


佛有三十三相身,鬼藏八十八只手。佛高一层、鬼高一筹,是佛是鬼,只在一线之间。


所谓侠有很多种,主要就是帮助弱者,劫富济贫,扶危济困。


改变善良人的悲惨命运,是侠义的最直接体现么?


大多数侠客没有拯救世界的那么高尚的情操。而且也不能把拯救世界这么大的责任强加到侠的身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们不会认为天下兴亡只跟大侠有关吧?

现在有太多被欧美爸爸洗过脑的洋奴,认为欧美人的精神价值观才是完美的、先进的。有人说有特异功能的异能者放到外国,就是超人、蜘蛛侠,放到中国,只能沦为报仇的凶手。美国精神病学家发现受父母虐爱的儿童出现了隔空取物的超能力,这都是被父母虐待的负面情绪激发出来的潜在能力,这叫超人?还有人说欧美世界才有真正的侠客,比如美国西部片里的枪手、英国的罗宾侠之类的——《史记游侠列传》被这些洋奴吃了。


欧美制造大片,影视占有优势。至于中不如洋的论调,更是无稽之谈,小说及影视有教化功能,娱乐功能,更重要的是用所谓的英雄论引导观众追捧而为了取得更大的商业化价值,说白了就是为了多挣钱而已。没看见哪个导演编剧演员或作家真正的要拯救世界,其作品能传递出健康的价值观已经是不错了。洋人某些人或者某些组织确实有超乎大多数中国人的和平理念、环保理念、善良理念,但是也有不少洋鬼子横行霸道,在中国无恶不作,以前有过,至少现在也多多少少
有这个苗头。故而以外国人理想道德高于中国人来评价是荒谬的。

武侠小说以及武侠影视之所以表现不少悲剧,除了感动我们,更重要的是做到提醒与警示。普通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有细腻的悲惨的挣扎;侠客们有理想中的细腻的悲惨的挣扎。

命运既没有谶语,也不能预定,但往往历史总是重复悲剧,个人的命运悲剧有上天的不公、大环境的影响以及个人努力,也许还有运气。



老黄历唱着黍离之悲,端着马步再给洋鬼子一记谭腿的印象已经悄然淡出了我们的视野。而当今中国的现实中,却复制了洋鬼子再进中国的前夜景象,在繁荣开放自由平等的光环下,社稷正在渐渐腐烂,司法不公、男女失调、信仰缺失、人情淡漠、土地污染、内残外忍、疯狂圈地......历史的车轮又开始循环,乱象纷呈。


中国的歧视非常多——身份歧视、贫富歧视、城乡歧视、地域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健康歧视、学历歧视、婚姻歧视、等级歧视、政治歧视、职业歧视、工作歧视、信仰歧视、民族歧视······


而美国只有一个种族歧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都往美国跑、中国的富人都想移民美国的原因。


中国历代社会,都是典型的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国人没有任何平等意识,中国社会是丛林法则的极致体现。


所谓侠客,就是欲图打破丛林法则,给弱者一个公平生存的机会。这与世界历史的大规则是背道而驰的。但若一味以丛林规则来实现,那么麋鹿就可能群起杀死狮子重新分配森林资源,所以即便是狮子也不敢滥杀超出它们维持生命所需的食物摄取量的麋鹿。


而墨者就是一个狮子的提醒者,为的是让这个倾斜的世界尽量晚一些倾覆,让人民尽量享受长一些的安乐生活。而如果方法不当的化,这个“晚一些”只只是个奢侈的愿望。

墨者原指战国时期及稍后一段时期内创造和追随墨家思想的人,多出身下层农民和小手工业者,他们有着无私奉献的精神,对人类社会有着深厚的、难以为平常人所理解的爱。

墨者分为——墨侠、墨客、墨匠三种。墨侠为武者,分为日、月、星三种,一为以攻代守,二为以守带攻,三为攻守兼资;墨客就是后来的写手,但墨者与众不同,墨者与儒家为敌,善于写鬼怪玄幻一派;墨匠——科技的集大成者,最早的科学家,也是东亚历史上系统研究自然科学的先驱。

逆水性舸——《侠赋》
夫侠者,盖非常人也,必能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必能乐于帮助,不以善小而不为。必能敢于担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必能勇于挑战,虽千万人吾往矣。

古有侠风,因而诸子百家,每多侠名;后来失义,是故三坟五典,无一侠字。壮哉!荆轲一怒刺秦,遂正名于史记;美夫,柳毅两度拒婚,得立传于传奇。

上扶社稷,下安黎庶,此为大侠。


护邻卫村,资亲助友,此为小侠。


浪迹天涯,打抱不平,此为游侠。


权行州里,力折公卿,此为豪侠。


仁者爱人,大同天下,此为仁侠。


见义勇为,舍生取义,此为义侠。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此为智侠。


劫富济贫,盗亦有道,此为盗侠。


仁义兼施,正气浩然,此为墨侠。


犯颜天子,踞骂王侯,此为狂侠。


七步成诗,压倒元白,此为诗侠。


鼎镬在前,执节不变,此为节侠。


我行我素,亦正亦邪,此为怪侠。


侠骨柔肠,痴情不悔,此为情侠。


一击远遁,神龙见首不见尾,此为神侠。


一剑横空,凌山跨海,此为仙侠。


以侠自居,以义横行,即为任侠。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能为堪称侠也!


然则韩非子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所以帝王暴怒,血流飘杵。无数战刀屠刀,头颅并起;几个真侠伪侠,泥沙俱下。而后千年,探丸郎死,长安少生,飙风起于萍末,豪气灭于狭间。呜呼,侠之道遂绝于红尘久矣。幸礼散而求诸野,八百武林,虽蠹蛀与癣疥,三千江湖,或鲲化于漭泱。于是马出龙池,鸣震榆塞,无愧于渥洼龙种;剑掘丰城,光射牛斗,未输却干将风流;古墓墟丘,剑光来去;荒殿旧国,侠影纵横。荆棘铜驼,剑客泣于西风;乌衣巷口,紫燕飞向谁家?村夫细氓,天降奇遇,忽变绝顶高手;衰翁老妪,适逢其会,顿成不世狂夫。弱质女流,谁怜我中流情愫;落魄书生,谁懂我挑灯心情?子期殁后,瑶琴摔碎;关张薨时,桃园花死。驭气成剑,斩不断万缕情丝;汲水化冰,冷不透一腔热血。


(以下省略五千字)欲待天山牧马,难践白首旧盟。彼腥风万里,貔貅肆虐,妖魔横行,何猖乎獗尔!

安得炼洪炉一铁,铸倚天一锋,逞壮士一勇,为吾证游侠未尽死耶!

手冢の草莓

赞同来自:

墨家侠客的侠义精神,不是理想主义的献身精神,而是源于对这个世界的爱——不是理想主义,而是现实主义。


墨家弟子基本上是城市小手工业的生产者、或者干脆就是三教九流出身,指望他们去当理想主义献身卫道士,那不跟某些宗教的洗脑一样吗?墨家组织不是宗教,而是社会组织、平民结社的祖宗、商业行会与现代日本欧美黑社会的雏形,那是靠“义”来维持的机构。而“义”就是“利”,说白了是靠极其现实的利益驱动,来维系组织的运营、个人的发展。


理想主义压根在中国就没有任何生存的土壤、存在的条件。中国人的务实在全世界都是出名的,这也是这个民族的生存智慧。如果墨家组织是理想主义者的集合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更别提在战国时期与儒家分庭抗礼了!


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从来不存在“玉碎”或者“瓦全”的抉择,而是只有玉碎一条路。理想主义者要与这个残酷、肮脏的、黑暗的社会斗争到底,所以粉身碎骨是他们唯一的下场。这根墨家组织提倡的墨者个人与集体、社会的共同发展壮大、三赢格局,从本质上不相容,从客观上相抵触。


“言必行,行必果,己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千里诵义者也。荀悦曰,立气齐,作威福,结私交,以立强于世者,谓之游侠。”


真正合格的侠,不是勇于献身的一勇匹夫,而是智勇双全、狡诈、圆滑、世故、懂得委屈求存、以退为进的智者;是视承诺高于生命、过程重于结果、真理高于权威、大义高于权益、良知高于一切的真正的掌握了生存智慧与处事法则的真君子。


生活在一群小人里,想当君子,会死得很惨。应该比周围所有的小人都更卑鄙,更坏,让他们都相形见绌。这叫委屈求存、以退为进。


儒家臭老九文化熏陶祸害下长大的中国读书人、知识分子,不具备这种明哲保身、以退为进的生存智慧。所以,无数孝子贤孙,还没到可以发光发热的年龄和阶段,就夭折了。


翻开史书,你能看到什么?看到无数的人物和事件,兴衰和存亡。但背后是什么?是勾心斗角的血腥斗争、鸠占鹊巢的强盗嘴脸、偷梁换柱的阴险轨迹。


侠既是冲破现实束缚的勇者,更是能在残酷社会中生存发展的智者。你连生存都成问题,还拿什么去发挥侠义精神?


刺客,是侠文化在另一个隐性层面的深刻体现 。


拿炎枫剑的荆轲、拿鱼肠剑的专诸万古留名,是因为有人为他们著书立传,记载了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大多数的刺客籍籍无名,淹没在浩瀚历史烟波中。


恐怖的山中老人建筑“鹰巢”,培养刺客,形成了威震世界的刺客集团。英文的“刺客”名称为“Assassin”直接来源于该门派“阿萨辛派”。各国政要为了保命,纷纷送钱给他们,以求自己不成为他们的下一个刺杀对象。


比起侠客们,刺客们更像是理性主义的化身。侠不是行业,所以没有行规。但人家刺客是有行规的——收钱办事,不留名不留痕迹,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能牵连无辜的人,不向妇女小孩这些弱势群体下手······等等。


刺客们有自己的信条,有自己的信仰和原则。因为长期与孤独、危险为伴,所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与非常健全的人格。如果想行侠仗义,他们无疑比那些幻想着能锄奸扶弱的青涩少年们,更具备主观能动性与行动成功的可能。


刺客们为了刺杀成功,可以忍辱偷生,改变身份、相貌,潜藏多年;更可以用药物、美色、洗脑手段迷惑对象,让他们放松警惕甚至彻底被操纵——为了达成目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懂得换位思考,站在猎物的角度来思考退路和防范措施,以达到封死猎物退路的目的;面子观念薄弱,不显山露水,低调做事······这和现代成功学所倡导的成功者必备的人格,可有丝毫的偏差???


只说不做的空把式,不可能是墨者,因为无法在行动中完成对于“义”的伸张。


进退的当的大侠、智侠,以及深藏功与名的刺客,才是墨者精神的真正体现与传承。


被人打了左脸,你是不是该回给对方一个巴掌,讨回公道?


错!你应该把右脸也迎上去,对他说:“你要是不解气,这个脸你也打一下?”


连委曲求全以退为进都不懂的人,连基本的生存、发展都保证不了,就别说伸张大义、完善自我这种高层次的目标了。所以,没有生存智慧的人不可能成为侠,也不会成为合格的刺客——连装孙子、披画皮都不懂,别人还能不知道你是来威胁他性命的?


侠和刺客的终极追求就是平等,这和墨家思想对这个世界的辩证认知是一脉相承的——人生而不平等,所以生其实是丑恶的;但死却是平等而伟大的。生是偶然——一次被射进母亲体内的几亿颗精子中,几百万颗的质量都差不多,只有你成功了,你的兄弟们全死了,说明你幸运而已;但死却是必然——不老不死违反客观规律呀!你要是活得太长了,估计也要被周围的人计划死亡了吧?


把人类在死亡后的去处分成三六九等的某些宗教、某些意识形态,必然被粗暴地扔进历史的垃圾桶。因为,真理和良知,高于一切的所谓常识和权威、信仰和利益。


墨者上指天,下指地,再指向自己良心的宣誓,就是对“天地良心”的终极追求与维护。


墨者不跪拜,不膜拜,不崇拜。在墨者的心目中,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权威和伟人值得他们去膜拜——要么大家都是权威,要么世界上就根本就没有权威。


这就是墨家思想、侠义精神、刺客信条对平等意识的最终追求。


理想主义者几千年来的认知水平,无非是——人类应该是善良而有信仰的、道德至上人人平等的乌托邦应该是人类的最终追求······吗?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的理想无一例外被抽成渣、爆成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其粉身碎骨,不如吃喝嫖赌;与其木鱼青灯,不如红尘一生。


在现实中,享受一切能享受的,追求一切能追求的,维护一切该维护的,消灭一切对你有威胁的,观赏一切值得观赏的······等到了那必然来临的那一天,再去追求终极的平等——生如夏花绚烂,死于秋叶静美——终极的平等——死亡的平等。


这就是墨家思想对这个世界终极的、最高的认知。

墨韩0514

赞同来自:

楼主油菜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