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对墨家及墨子评价高于儒家诸子?存在过誉及夹带私货的可能吗?

谭嗣同谓“益轻其生命,以为块然躯,除利人之外,复何足惜。深念高望,私怀墨子摩顶放踵之志矣”;蒋维乔谓“墨家之学,融古今世界于一兼……而舍身救世之精神,尤非他家所及”。章太炎谓“墨子之道德,非孔老所敢窥视”;自由派知识分子梁启超谓“吾尝说观思惟则墨学精神深入人心至今不坠,固以形成吾民族特性之一者,盖有之矣。墨子根本义有肯牺牲自己”;陈独秀谓“墨子兼爱,庄子在宥,许行并耕。此三者诚人类最高理想,而吾国之国粹也。奈均为孔孟所不容”;共产党人和基督徒都对墨家给予极高评价,毛泽东认为“墨子是比孔子更伟大的圣人。是中国的赫拉克利特”;国父孙中山亦赞曰“人爱也是中国的道德,古时最讲爱字的莫过于墨子。
已邀请:

中华浣熊·孙傲之

赞同来自:

因为墨家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最接近民国文化的中国本土文化。
民国时期中国文化是怎样的?不过是「德先生」、「赛先生」两位先生而已。
先来看德先生:
《尚同》中讲:「选天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
《墨经》中讲:「君,臣民通约也。」
《经说》中讲:「君,以若民者也。」
墨家认为君主由臣民约定产生,天职就是顺从人民。
当然,必须指出,这种思想与现代的民主思想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墨家只是否认了世袭制,并且主张君主服从人民,而没有指出君主的产生是推举制还是选举制,如果是选举制,是等额选举还是差额选举,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但是从那个时代来讲,这已经是足够让人感到惊艳的理论。
试问,在两千年前,有几个人能说出「君,臣民通约也;君,以若民者也」这样的话?
再来看赛先生:
墨家有非常多的科学研究、实用技术和哲学思辨。


(图片来自李约瑟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物理学》)
因此,民国文人推崇墨家并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春梅狐狸

赞同来自:

并非是一个突然的过程,《墨子》一书相比其他诸子著说可谓写得乱七八糟,前后重复而混乱,并且在墨家式微后长期被冷落。清代中期开始经学盛起,《墨子》一书才被重新拿出来研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清代第一个注释《墨子》的是毕沅。

盖必当时为墨学者流为横议,或类《非儒篇》所说,孟子始嫉之。

——毕沅

周之礼尚文,又贵贱有法,其事具《周官》、《仪礼》、《春秋传》,则与墨书节用、兼爱、节葬之旨甚异。孔子生于周,故尊周礼而不用夏制,孟子亦周人,而宗孔,故于墨非之,势则然焉。

——孙星衍

推测了墨家式微的原因,可见在此之前墨家其实是极其微弱的存在。

后来就是著名的孙诒让写了《墨子间诂》。

乃唐以来,韩昌黎之外,无一人能知墨子者。传诵既少,注释亦稀,乐台旧本,久绝流传,阙文错简,无可校正,古言古字,更不可晓,而墨学尘邈终古矣。

——俞樾


很多人以为,新朝代新气象,所以民国的很多东西是因为时代而横空出世的。
并不是!而是前人铺垫了许多东西,才有了民国的爆发或者质变。

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墨家是一个发现,是一种惊喜。
拥有与当时风气契合的主张,重要的是它不是传入的,而是被发现的,证明我们曾经也拥有这样的论点,岂不是对于异见者来说更有说服力么?
拿外国学说和拿本国学说去说服本国人,这说服力能一样么?

至于你问,夹带私货和过誉的问题。
肯定有,你夸别人今天真好看,或者你恭喜别人发财的时候,不是带着一种表达善意的私货么?而过誉嘛,我爱墨家,但是它毕竟不是诞生于民国,两千多年前的学说啊,再怎么契合了,也必然有套不上的地方,当时人也一定是夸大了它契合的部分,沉默了不契合的部分。

选择

赞同来自:

墨子的思想,直通“赛先生”,直通“科学,民主”,非常现代,也非常西化。这在高举“赛先生”和“德先生”的民国真是非常符合时代需求。
私心有,但并不过誉。都想救中国嘛。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诸子百家争鸣的那个年代,正是社会剧烈变革,百姓充满痛苦的时代。墨学在春秋战国能成为显学,主要是它的药方开得好,墨子教人兼爱非攻,爱所有人,又让门徒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对于中下层的民众无异于救世的方向。人类越痛苦,心里对一个美好世界就越充满呼唤。

你换到那个年代救亡图存的背景下去想想,看看有没有私货?

在社会秩序瓦解的时候,思想家和政治家最烦恼的就是怎么团结民众,重新凝聚政治力量,才能动手做事。所有的方法里,最冠冕堂皇的就是拿集体的爱说事。那个年代抬高墨子,和后来鼓吹社会主义甚或法西斯主义、一个领袖救中国什么的,可能都是一以贯之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