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与鲁山两地墨学研究著作,兼论两地墨子故里之争

两地的故里之争,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两地的墨子研究组织都出版了多部很经典的墨学著作,我现在也在收集,我想到一定时间我会把这些书籍与大家分享,如果大家真正是有心要深入了解的话。
墨子为滕州人,最初依据是墨姓为目夷之演化,以此论断墨子为滕州人,我觉得论据不足,如果以鲁山学者提出的反驳,《潜夫论》中有“禹师墨如”,以墨子先祖为大禹老师,那禹时已经有墨姓,那又何须目夷演化呢?《潜夫论》是东汉著作,在先秦典籍,未见有墨如的记载,而古史神话在战国时代经历大量增饰,至东汉,许多古史传说已经太多增饰失真了,墨如是真有其人,还是一位传说人物?这是个关键,但史料太少,也无法定断,鲁山学者以墨子隐居于鲁山是因为鲁山是墨子故里,我觉得这说法也未妥,隐居的地方不一定要是自己故乡,又以当地人知道墨子生辰,墨子隐居于当地,墨子又是伟大的贤者,在当地很出名,那当地人知道墨子生辰也不奇怪。而当地的过往的墨子故里碑,也不一定能证明当地是墨子故里,可能时代长远,两千多年墨学被视为异端,全国各地墨学声音极小,而唯独鲁山墨学一直有流传,使后世认为当地可能是墨子故里也有可能的。
不过可以断地鲁山是墨子晚年隐居之地,《墨经》是墨子晚年总结一生学术之结晶,而鲁山在两千多年来称得上是墨家圣地,而隐于民间的墨者有可能定期聚集于鲁山,使鲁山墨学风极盛,有多支尊墨的民间组织流传。不管墨子故里在哪,可以确定鲁山是墨子隐居之地,在历史研究上已经非常有价值,而墨子是哪里人,民国时有些学者提出墨子可能是外国人,以那些前人学者的考究论据,也是有道理的,并非没有可能。
其实滕州与鲁山两地的墨学研究著作,我也看过加起来都十余部,都是很有价值的著作,但总是要以墨子故里为争胜的目标,我就觉得没有必要,现今研究儒学的著作特多,研究道学的著作也很多,但墨学专著,相比道儒二家的专题论著真的是少得多。我对墨学探究已有近十年了,其实墨学带给当代人的意义,简洁说就是将心比心,人可以做到这一点,社会就会有希望,但很简单的这一点,能做到的人比例上实在是不多。
已邀请:

子桑木

赞同来自:

我不同意是鲁国,鲁国又落后又保守,不会有这样的人,最后竟然向齐国称臣纳贡

[已注销]

赞同来自:

学习了,受益匪浅,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有无其人还另当别论,我们何不把墨学发扬光大那,只知道挣,是你滕州的或是你鲁山的有什么意思,最主要的是能不能握手言和共同发扬墨学精神才是主要的,纯属个人看法!有板砖就飞吧1

太平道

赞同来自:

另谈滕州为中心的墨学研究与鲁山为中心的墨学研究另一个分岐,也是一个对学术研究很有探讨意义的分岐,就是《墨经》出自墨子还是后期墨家,又可以说《墨经》出自墨子晚年前后的时代还是出于战国后期。这问题是研究墨学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已注销]

赞同来自:

一味的靠文字来判定一切,这是不对的,文化也是可以交流的啊!更何况当时百家争鸣的时代了,现在我们也学英语啊,你们说墨子说鲁山话 那也许是他怕说山东话你们听不懂啊,你们说这些没用,只有见过墨子的人才有发言权吧,

你们还说你们有墨子的遗迹和流传下来的故事,呵呵 更可笑 名人谁不知道一俩个事迹。

遗迹也许是游山玩水,或者是掉了的东西你们来一辈捡起来收藏了和自己埋在一起了 你们挖出来说是墨子的,就像唐太宗墓里有《兰亭序》一样,你能说墓里埋的不是唐太宗而是王羲之?

还说我们山东是东夷?我天 秦始皇还得来泰山封禅呢,你咋不说泰山是你们的,哎。无知。为了名和利使劲的瞎掰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