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仙生活札记《谁解其中味》

有时跟家人或朋友吃饭,大家吃着喝着,龙门阵摆着,我都觉得很幸福:这既是人最清醒的时候,也是人最迷糊的时候,总之生命是顺遂的。我们中国人在三代两汉时本也行的分餐制,各吃各的,但后来却欣欣然接受了更为热闹的合餐制(我估计这与北方游牧民族“胡床貊盘”及“羌煮貊炙”有关),这对我们的文化心理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中国人到底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说家里人吃饭,朋友吃饭,都凝聚着很深很深的感情。西方人就不懂这个,所以他们吃火锅先想到那锅里有大家的口水,却不晓得里头还有中国人的心,那最细腻最微妙最和谐的人生在世的滋味。中国人在朋友之间也不讲什么AA制,这次你请我吃,下次就我请,长期算下来花的钱跟AA制没多大区别,但感觉是不一样的。基督教有圣餐礼,而中国没有,这便是中国文化比西方文化高明的地方。中国人不要什么天堂,什么来世,看重的就是此时此刻的幸福,所以批评中国人虚伪狡猾的也要明白中国人骨子里的真挚朴实。儒家说命,各人在世间名位不一,就叫命;佛家说缘,各人名位不一却可以一张桌子上吃饭,就叫缘;道家说自然,大家吃开了,喝欢了,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叫自然。这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