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木心讲述的文学回忆录中所说的 若以墨子治国,中国早已是强国?

已邀请:

夏目非

赞同来自:

还请屁都不懂的评论家们慎言,这个坑之所以没有填,全在自身越加深入不敢妄言。

——————————————————

“滥用私刑”,扯几把蛋,那秦王因他是巨子的儿子就要放了他那算什么?徇私枉法?

高中历史就没学好的人不要觉得只要是个历史问题就可以妄加论断,至少你应该知道历史有自身逻辑和发展,断不可以今人概念去套以往之思想。
放在具体历史背景下具体分析,而不是上帝视角无脑喷无脑粉,这最起码的素养还是要有的。

单凭几个字面理解,全不在意其理论间的内在联系,有一词曰“望文生义”,或可称“瞎BB”。


——————————————————

抱歉,这坑还得留着。
目前仍旧能力不足。

——————————————————

先占个坑,墨家必须答。


首先要反对上面题主引述的观点。

既然要谈到统治,那么需要先从思想核心来分析,墨家的思想核心是两点:“兼爱”和“非攻”,前者是政治道德理念,后者是利益诉求。

“兼爱”,简单的说就是平等的爱,对天下人的爱是等同的,别人的父亲就是你自己的父亲,别人的孩子就是你自己的孩子。这是对儒家“仁爱”的反动,对有等差的爱的摒弃,这与墨家自身所处的位置有关。

我们能够发现,这种爱世人如一的观念,非常类似于我们知道的基督教,世间每一个人都是兄弟姐妹,基督教的这种博爱来自于神,也就是说,先有神而后有博爱。

墨家的理论,是先反对儒家,确定了兼爱,然后再去找支持他的依据,但是我们知道,兼爱的状态在当时是不可能找到依据的。

我们从人本身分析,人的精神力量是有限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对别人付出和自己亲人相同等的感情,同理,人的物质力量也是有限的,所以绝对不可能供养别人的亲人像供养自己的亲人一样付出。这两个方面理想化的代表,一个是儒家理想的道德精神力量极其丰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状态下的“大同社会”。另一个是马克思所描述的物质生产力极度发达的共产主义社会,这两个方面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还是不可能的目标,因此,“兼爱”在社会,人性方面找不到任何依据。

因而墨家开始走向了上古时代可以说万能的依据:天,神,鬼。
“天兼天下而爱之”,由此引出了“天志”作为兼爱的依据,就是说“天”平等地爱天下,所以我们人也应当平等地爱众人。
既然有了天,那必定有鬼神,由此“明鬼”。

之所以前面引出基督教,就是因为墨家可以说刚好反过来了顺序,不得不引出神来证明自己的社会学说,这是对春秋以来重人而轻鬼神的一种反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家也讲平等,也反对“仁”,但道家很明显更贴合实际,能够平等地爱天下百姓的,只有圣人,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儒家的仁爱,按照血缘亲疏自然就得出了政治等级,形成完备的政治体系。
但是墨家做不到,“兼爱”违反了人性,同时兼爱在理论上完全推翻了三代的政治体系,但又建立不出新的政治架构,难以成为统治者利用的工具,势必被统治者所遗弃。
【说点题外话,由兼爱推导,大概能得出原始民主的政治制度,但是墨家组织却是严格的巨子制度,走向了完全反民主的极权,其中的内涵值得探讨。】

写了这么一堆,才是核心思想的一半,后面我需要理清思路,先这样吧。

以上所有观点是个人想法,如果有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

先别急着感谢,这还是个坑呢。(๑•ั็ω•็ั๑)

白羊座

赞同来自:

文学家评论历史问题总片面强调文化形式的片面正确,往往却忽略了政治、经济、地理等其他方面的逻辑关系,所以总是提出一些很美好、很文学的假设,但事实往往不一定如此。秦国统治者借由法家的非人格国家机器理论和商鞅反家庭运动,终结了一直以来以家族势力把持的部落式封建割据局面,开天辟地的完成了中国统一,这是全球历史上第一个符合马克斯·韦伯所定义的“现代国家”标准的国家。
然后,短命的法家统治让大汉朝当政者对反家庭式的非人格国家机器相当反感且厌恶,在重新恢复周朝礼制后,大汉的统治者得到了一个名叫“七国之乱”的怪局,于是一个披着儒家皮的法家政府在中国维持了长达两千多年的统治。
从夏商数千个政治体,到春秋300多个政治体,再到战国七雄和秦一扫六合,几百年的战乱,让大统一成为大多数人的选择和历史的必然。然而墨家思想无法完成全国的大统一,于是只能销声匿迹在历史的深处。

选择

赞同来自:

墨家主张的贤者:才力技能功伐,朴实,节俭等。
可以参考德国人。
空谈误国说的是儒家,实干兴邦说的就是墨家。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墨子之法如能治国,何以秦扫六合?

一个在竞争中被淘汰、几千年都没翻身的学说,居然被幻想成有惊人实践效果的治国良方,也是想瞎了心。

数千年以来,外儒内法的政治传统得以延续,不是因为每个君主都喜欢这一套,而是只有这一套才好用。

不能颠倒因果啊。

杀人书与多兰剑

赞同来自:

谁说文学大师就不能YY了,YY是第一生产力

阿迟

赞同来自:

难道不是说老子?还是我记错了?

王宝林

赞同来自:

想当年,哎。悔不当初呀。这话有屁用。当年你不行。现在就能了。真逗

japeson

赞同来自:

删除答案

来自深渊

赞同来自:

木心在子学上本来就是拿无知当个性,对先秦诸子的理解没一个靠谱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