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逻辑学

墨家逻辑学又被称为辩学,“辩”的概念是《墨经》中一个重要的范畴。
辩字在《墨经》中包含有辩论和思辨的意思。在墨家逻辑中,“辩”首先是一个思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其次才是一个辩论、争辩的过程。在辩的过程中,还要遵守唯物主义的原则。
《墨经》的“辩”的概念直接渊于墨子。据先秦古书记载,墨翟是一个词锋锐利的辩者。在中国古代逻辑史上,墨子是自觉地认识到思维形式、思维方法和思维规律的重要性的。并将思维形式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第一个写出具有体系的逻辑学说——《墨辩》六篇:经上、下,经说上、下,大、小取。

已邀请:

巨人政利亚

赞同来自:

《墨辩》六篇各有所重,分别论述了关于思维形式(例如概念、判断、推理)、思维规律(例如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和思维方法(例如归纳、演绎、类比)的认识。从《墨辩》六篇的总体结构来看,墨子已经明确制定了概念、判断、推理三种基本的逻辑思维形式,并阐明了它们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墨子并具体论述了概念的本质、划分和作用,阐述了判断的实质、类型及其相互关系,提出了推理的三个范畴和各种推理、论证的具体形式,总结了归纳、演绎等逻辑方法,揭示了逻辑思维基本规律的内容。凡此等等,都可说明墨子逻辑形成了一个由基本概念和范畴所构成,以思维形式和规律为对象、内容的逻辑学体系。

巨人政利亚

赞同来自:

墨家的逻辑纲要《小取》中说:“以名举实,以辞抒意,以说出故”,在这个逻辑体系中“名”排在第一位。

巨人政利亚

赞同来自:

墨家逻辑是指《墨经》(《墨子•经上》至《小取》)6篇中所包含的逻辑体系,它由墨家从战国时期的科学认识与百家争鸣中总结出来,又以其工具性而作用于当时的科学认识与百家争鸣,是中国古代逻辑的高峰和典型代表。但是从秦汉到清代的两千多年中,它随着墨家与墨学的衰微而被埋没。近百年来,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深入,墨家逻辑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重又引起中国学术界的关注与研究,成为本世纪中国哲学与文化领域研究的一个热点。在面临世纪之交的今天,回顾近百年墨家逻辑研究的历史,展望未来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巨人政利亚

赞同来自:

“摹略万物之然”,即反映事物本来面目,这是《墨子·小取》对人类认知活动目的和宗旨的概括,是《墨经》认识论的总纲,表现了讲求实证的科学精神,与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本质一致。
实证,即实际的证明。实证原则要求,从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如实认识事物本来面目,不附加以任何外来成分,掺杂主观、神秘或信仰因素。
“摹”,即摹拟、摹写、反映。“略”,即约要、求取、概括。“万物之然”,即事物本来面目。“然”在古汉语中用作指示代词。杨树达《词诠》释“然”的义项之一是: “指示代名词,如此也”《辞海》释“然”的义项之一是:“如是;这样。如:所以然;不尽然。”《论语·宪问》说:“其然,岂其然乎?”意即:“是如此的吗?难道真是如此的吗?”
“万物之然”,包含“所以然”。《小取》说:“其然也,有所以然也。”“然”指事物现象、现状、结果。“所以然”指事物本质、原因、规律。《经下》109条说:“物之所以然,与所以知之,与所以使人知之,不必同,说在病。”《经说下》说:“或伤之,(所以),然也。见之,(所以);知也。告之,所以;使(人)知也。”万物之“然”和“所以然”,即结果和原因,是认知对象。“物之所以然”,在《经说下》被简化为“然”。“所以知之”,是认识的途径、方式、方法。“见”即观察,是一种认识的途径、方式、方法。“所以使人知之”,是思想交流、语言交际的媒介、手段。“告”即告诉,是一种交流、交际的媒介、手段。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