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士——墨子是精英的代言?

亲士——墨子是精英的代言?

  
   士这个概念很复杂,从周的官制上来说,属于下层的贵族。《礼记-王制》说“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士低于大夫而高于庶民。属于当时社会的中间阶层。《礼记-玉藻》说“君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可见士这个阶层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主。拿现代的话讲可以翻译做“精英”。那时的精英作为社会中间阶层,占据社会分工的各个关键领域。比如墨子把他们称作“谋士、勇士、巧士、使士”等,庄子还有“知士、辩士、察士”等等。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教授、律师、策划经理、销售总监、高级工程师”之类的。不过,在儒家那里把士又上升到了精神的层次,不象现在只看本事不看人品。职称到了,品位也要随之跟上才成。子贡曾经问孔子说:“怎么样才能被您老人家称为精英呢?”孔老夫子说:“自己作事知道荣辱,出差办事,能替老板摆平。”子贡说:“太难了,能不能降低点标准?”孔老夫子又说:“那就亲戚朋友如果都夸你孝敬父母,尊敬兄长也能当精英。”子贡琢摸一下把握不大,又问:“能不能在降降?”孔子说:“实在不成的,只要说道做到,虽然固执一点,也马马虎虎算精英吧。”子贡问:“那您看现在咱们的老板算不算。”孔子说:“靠!小气把拉的也算精英?”可见士这东西不是有本事就能当的。孔门四大功课“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德行排第一。孔老头看人才先看人品。不象现在的精英,文字写的好是第一品;政事拿得出算二品;实在不行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也数得上号。至于德行,看现在“教授”二字的堕落程度就可知了。
   其实,士这东西儒家青眼相加,按理说对于墨翟这样摩顶放踵做好事,走草根路线的,可能不太感冒,所以孙诒让认为这篇可能不是墨翟的原著。认为本篇讲的和“尚贤篇”有点近似,好像不应该作为第一章。不过是亲儒的后人认为这一篇的内容比较符合儒家的思想标准,因此放在了第一罢了。不过具本人看,墨子草根也不是一草到底,不过草到士这个阶层,至于下面的庶民,那时可能归于小猫小狗之类范围吧。
   墨子对士这个阶层寄予了厚望,士在春秋时代处于贵族的下层,并不是社会主流力量,在靠血统吃饭的春秋时代,社会由诸侯、大夫等一层一层把持。老板即使不顶事,等级观念还是不能少的。虽然有的诸侯强大到可以称霸,毕竟限于自己所处的阶级还没敢真的废了老板。楚王壮着贼胆打听了一下周室鼎的分量,也被周家的臣子一顿抢白而老老实实收回了贼心。到了战国时代,以三家分晋为代表的篡权一族兴起之后,人们忽然发现王侯将相也不一定有种。所以墨家也就明目张胆的向各位心存不规的诸侯提出“王天下”的主张。当然打翻天子的铁饭碗,靠制度内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不成的,也就没墨家什么事了。于是,墨家也就开篇明目的提出亲士的主张,也就是亲近他们自己了。
  在这篇里,墨家提出了一个到现在也不过时的理论——“绩效考核”。所谓的“虽有贤君,不爱无功之臣,虽有慈父,不爱无益之子。”。有本事,还要有业绩才行。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墨家比道貌岸然的儒家、修真炼仙的道家之类的更实际了。因此墨家针对各个诸侯朝不保夕的心理状态,各个都是身怀绝技的守城高手。
已邀请:

太平道

赞同来自:

“修真炼仙的道家”这类不是先家,在先秦这类都被归入方士术士之列,先秦时养生约有三派,服饵、行气、房中,而墨子应该也懂行气之术,道家是哲学范畴,是后来各派内容融入进道教中,道教又依托老子为教祖,后世道教又被称为“道家”,《亲士》这篇很有研究价值,此篇并非所谓窜入儒家言的伪作,也不出于墨子的手笔,而出于墨家后学,我自己觉得此篇作者可能就是田襄子,《亲士》《修身》二篇少了墨子时的硬朗多了几分调和,与宋(金开)的去宥、宽恕、情欲故寡等有很多相通之处,此二篇正是墨子思想过渡到宋子思想的一个桥梁。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