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仁爱和墨子兼爱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如题
已邀请:

PoraPoon

赞同来自:

所谓想要理解一句话,不应从对方说了什么来理解,而要从对方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而说这句话来理解。这个思路非常适用于理解仁爱和兼爱。

孔子和墨子皆是为思想家,但他们并非同一时期,所谓的儒墨之争也并非孔子墨子两人擂台互喷,而是儒墨两家的学生们互相撕逼。因为直到孔子去世,墨子才呱呱坠地,完全木有机会。是不是有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耽美感?

虽然只相差了短短几十年,但是这是决定性的。正因为这短短几十年的差距,孔子活在春秋,而墨子活在了战国。

春秋和战国什么区别呢?

春秋的时候大家在周王朝的统治下,各个地方权贵互相看不顺眼也搞些僭越的动作,但大多都还维持礼数,师出必须有名。被敌军追杀时,反身射只兔子做礼献上就可以作揖踱步离开的境界。

战国的时候周王朝已经被彻底干翻,这个王那个侯的干来干去穷兵黩武,分分钟杀你全家完全不需要理由。各种阴谋策略,坑杀几十万降卒不眨眼,流血漂橹黎民倒悬。

孔子和孟子有什么区别呢?

孔丘出身贵族,身处春秋礼乐,代表的是传统制度,是士大夫阶级。孔子一生都在谋求“出世从政”,在既存的制度框架里建设礼乐兴盛的理想国。他是周文王的铁杆粉丝,称颂周文王为“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他的一生就在维护“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样的伦理道德,仁爱是孔子实现以上主张的手段。

墨翟出身农民,红果果的无产阶级。生活在战国乱世,他代表的是劳动人民,工匠阶级,他所谋求的是生产力的发展。处在乱世,他作为劳动人民体会最深的就是物质的缺乏,所以他站在了“礼乐”这种精神文明的对立面。我觉得他的立场可以用国际歌来概括: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兼爱是墨子实现以上主张的手段

知道了为什么这么说,理解起来就容易很多。

孔子的仁爱,是一种有等级的爱,有远近亲疏之分的爱。对君王的爱与对庶民的爱是不一样的,对父亲的爱与对陌路的爱是不一样的,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他的仁爱,是有递进关系的:

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论语-学而》


“对一般的人做到言而有信即可;对关系里大范围的人泛泛而爱;然后去亲近仁义大德之人。”在这样的递进关系里,仁爱要求对得道的仁者要爱多一些,对小人要爱小一些,甚至针对特定的“小人”,儒家认为他们不配得到爱:

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论语-宪问》


墨子的兼爱,是无差别的爱,无论三教九流都敞开怀抱。《墨子-兼爱中》里面对于战国诸侯党同伐异战乱连连的现象因何而生,有写道:

子墨子言:以不相爱生。今诸侯独知爱其国,不爱人之国,是以不惮举其国,以攻人之国。今家主独知爱其家,而不爱人之家,是以不惮举其家,以篡人之家今人独知爱其身,不爱人之身,是以不惮举其身,以贼人之身。

是故诸侯不相爱,则必野战。家主不相爱,则必相篡。人与人不相爱,则必相贼。君臣不相爱,则不惠忠。父子不相爱,则不慈孝。兄弟不相爱,则不和调。天下之人皆不相爱,强必执弱,富必侮贫,贵必敖贱,诈必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其所以起者,以不相爱生也。是以仁者非之。


墨子认为一切矛盾纷争的原因皆因为“不相爱”,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爱不均。爱自己的国家比爱他人的国家多,就去攻击别国,将喜爱之物掠夺来自己的国家。所以如果人人都大爱天下众生,那也再也无纷争。

这时也许有人会问,儒家不是提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么,感觉好像和兼爱没什么区别啊?其实不然。

第一,“老吾老”在先,然后推而广之,“及”到他人之老,首先有一个顺序问题,要先老吾老;
第二,这句话首先将老吾老作为一个标杆确立,以此为基准,再去“及”到他人之老。说明儒家对老吾老这是有无可动摇的高度的,因为这在仁爱中属于高层次的爱。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句话的意义并非在于宣扬仁爱主张,而是在教人克己复礼。在儒家眼里人事物都分三六九等,高阶的爱你能做到自然不错,但是如果连那些边缘的爱都能包容进来,那就朝着君子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步。

所以孟子说这一句话,是站在仁爱的角度来说,认为“及人之老”是美德,是仁爱之心的彰显,是教人向君子之道升华。而墨翟并不这么看,因为你所谓的君子之道,只是我墨家的基本主张而已,再去强调就是画蛇添足适得其反,就像没人会给爱因斯坦冠以“著名的科学家”这样的头衔一样。

以上 浅见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为了便于理解,可以用现代政治理论比附一下。

墨子是早期空想共产主义,要求消灭社会等级,抹除社会关系差异,所以你爹妈和我爹妈应该一视同仁。

儒家是典型的保守共和主义,重视家庭和社群价值,但也强调社会关系的差序架构,承认各种关系的差异。所以儒家的社会关系结构,是从家庭为核心,通过“同情心”慢慢向外扩展的。

儒家对人性有2个基本假设:(1) 人都有差别心,对自己的亲人,不可能和对别人的亲人情感完全相同; (2)同时人也都有同情心,所以对别人的亲人,也可以分享一些对自己亲人的感情。

儒家认为,墨家要求抹除人的差别心,对自己的亲人和别人的亲人一视同仁,是违背基本人性的,因此是“禽兽”尔。


从当代天朝官方价值观可见一斑,大肆鼓吹医生教师等公职人员不顾亲情、老父儿子病亡不去照顾,而坚持在工作岗位照顾病号和学生。这是什么价值观?这就是典型的墨家兼爱价值观,就是无君无父乃禽兽尔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孔夫子再世,看到这种SB新闻,一定会指着鼻子骂的!

肚男

赞同来自:

仁爱:分别之爱,通俗的讲,你家有粮食,先仅着自己家人吃,然后再分给别人。
兼爱:无差别之爱,有粮大家一起分着吃,无粮大家一起饿肚子。

白素素

赞同来自:

如果从某一个角度而言,是无区别的。
人生而自私。无论兼爱还是有差别的爱都是自我的一种需求。怎么说呢?
比如:
墨子的兼爱,爱天下所有人,三教九流,无论贵贱贫富。这种博大的爱,体恤别人,浑然忘我,非常让人感动与敬佩。但是,这可能是源于自我的一种需要。有些人,生来怀有怜悯与同情的心灵,觉得自己有普度众生的责任。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不需要别人评判干涉同情拯救。但他们受不了他人生活在苦痛辛酸中,同情弱者,也体谅强者。他们在宣扬博爱的时候,也在爱每一个人。而从爱人中,他们获得了心灵的需求与满足,这让他们身心舒畅,能够找到自我价值的实现途径。他们在给予爱的时候,客观上也得到了一种被爱的满足。
再说儒家宣扬的,有差别的爱。针对亲近的,有血缘的,君臣的,夫妻的等各有不同。这也是另一种自我诉求。一方面因为你喜欢她,所以给予她爱,这让你感到舒服,感到满足。另一方面,从对待不同的人,由于获得的满足也是不同,所以人们的给予爱的程度与大小也是不尽相同。人们在不断摸索中,根据自己的舒服与满足程度付出爱,也在交换爱,这很公平。
无论哪一种,人际关系,实际上就是一种利益关系的交换。不过有的是情感有的是物质。

拙见随笔,欢迎指导。

JJ JJ

赞同来自:

春秋无义战 天下大乱兵燹连年 墨家是强大的民兵组织 有军事实力和技术实力 但是能终生致力于止战 为兼爱非攻奔走呼吁 墨子的人格高大。善于打仗而坚守和平 容易吗

人奇二人

赞同来自:

兼爱即博爱,但并非没有差别。兄友弟悌,孔墨相同。请你们读过《兼爱篇》再说好吗?

塔知

赞同来自:

从范围上讲,孔子的思想较为狭窄,是提出君臣之间等级分明,而墨子提出的思想是偏向与平民百姓。
从阶级属性上讲,孔子代表的是奴隶主阶级,从统治者角度讲,要为政以德 。而墨子代表的是平民百姓,从小生产者讲,没有贵贱等级之分,人人兼爱。

娘口三三

赞同来自:

从现实理解言论,我认为兼爱提出的是观念,并没有错,如果君王接受就会通过政策来努力实现,是对君王的要求。而仁爱是事实,只是对百姓的要求。
墨子出身平民,生活在大家都一样的劳动阶级,大家没了生活相互帮助,互相扶持,没有争执没有嫉妒。而儒家弟子多数生活在上层社会,等级制度森严,人都分三六九等,权力和财富与付出不一定对等,差别就导致了嫉妒和恨,于是只能以己度人,这只是事实的体现。
我认为墨子看到的更远,因为人心是不变的,想要停止纷争就要让大家没有恨,而如何做到没有恨,这才是君王真的应该考虑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全面脱贫成了第一大计,因为只有减小差距才能避免纷争。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仁爱与兼爱的根本区别在于,个人同天下这个集体主义之间要不要家庭这个集体主义。

私有制的第一层关系,或者它的底层建构就是家庭这个集体主义。



补充:

http://www.zhihu.com/question/53091255/answer/133427981

孔孟的学说特点,一曰集体主义,一曰精英主义。

孔孟学说的社会理念中,个人隶属于家庭,家庭隶属于天下,但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家庭而非个人。由此可见,为何儒家特别强调成家立业、婚丧嫁娶、传宗生子。

家庭是个由个人组成的集体主义,天下是个由家庭组成的集体主义,家庭与天下一旦集体主义化,就必然需要内部的精英主义。有了精英主义化,就有了身份决定论。

简单来说就是十六个字,父慈子孝,君仁民忠,忠孝一体,家国同构。总得来说,子与民是两个集体主义中的基本盘,而父与君则是这个集体主义的精英化。具体可以参考梅因的从身份到契约,看看权利义务同集体主义叙事中身份观的关系。

杨朱个人视角下的“为我自爱”,墨子个人视角下的“兼爱无差”,虽然方向不同,但是共同点都是,同儒家就家庭制的看法上截然不同。说白了,杨朱、墨子等人的逻辑出发点是,个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儒家的逻辑出发点是,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

“忠孝一体,家国同构”,若是家庭这一集体主义作为社会基本单元的地位被拿掉了,个人取而代之,直接成为社会的基本组成单元,天下由一群个人组成,哪怕只从儒家集体主义理念中层级架构层面的逻辑来看,都将会削弱甚至动摇集体主义状态下的精英主义稳定性。

所以,孟子与朱熹才会认定杨朱墨子之说是“无父”“无君”,本质来说,杨朱墨子的主张有害于精英主义本身。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兼爱?对人与禽兽能兼爱?对恐怖分子要讲兼爱吗?

虫虫

赞同来自:

先别说仁爱,先说仁。克己复礼为仁,仁就是克制个人意识和权利伸张,回归周制。礼非礼貌,而是礼制。这种仁与现代说的爱大相径庭,仁就是靠守周制来抵抗礼崩乐坏的春秋大势。基本上个人认为孔子跟爱关系不大,颜回死,无钱安葬,颜父求夫子卖牛车,孔子说我是个做过官的人,按礼制是不能走路的,车不能卖。克己复礼是看出来了,爱可是毫发未现。

修行的害虫

赞同来自:

——墨子兼爱,反不得谓之仁?
兼爱无差,便是无根之爱,不能生生不息。

子渊

赞同来自:

我觉得仁爱就是要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些纲常,各人认准自己的位子,这就是所谓的爱有等差。

Lucy

赞同来自:

可以说“仁爱”和“兼爱”在爱人这一问题存在着根本分歧。“仁爱”的主张很大程度就是针对“仁爱”而提出的。
“仁爱”属于一种“别爱”,意思是有差等的爱,“亲亲有差,尊贤有等”是是仁爱的原则,首先爱自己的亲人,再将这种爱拓展,爱其他关系远的人,爱天下人。
而“兼爱”是一种没有亲属差别的爱,不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我就多爱你一点,一定程度上兼爱其实与西方基督教中上帝的爱比较相似。

张帆

赞同来自:

仁爱也可以叫推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虽然也爱别人的老人,但是因为爱自己老人的衍生和推广,来自于同情和恻隐之心。因此是一种有差别的爱。
兼爱则是无差别,一视同仁的爱。
仁爱是有基础的,他来自于人的爱心和天性。例如爱父母,人皆有之,不正自明。但其逻辑缺陷是,按此逻辑反推,爱自己就会超过爱一切人。
兼爱缺乏基础,没法解释为什么人一定要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爱。但作为道德要求应有超越性,不应因为现实很难做到就否定。也许最终的大同世界能够实现兼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